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圖片
搜 索
當農民成為『藝術家』
2020-10-14 08:44:43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當農民成為『藝術家』

     『葛家軍』藝術振興鄉村西行記

  定汪村村民周書情拿著自己剛制作的手工作品。新華社發

  (一)

  山路十八彎。水路九連環。

  貴州省,晴隆縣,光照鎮。大巴離鎮裡定汪村的距離越來越近,來自浙江省寧波市寧海縣葛家村的葛萬永和他的12位村民同伴們的心忽然緊張了起來。纔下公路,又進小道。鑽入山坳,忽見洞天。

  盡管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葛萬永和他的同伴身上,卻肩負著重要使命——

  用藝術改造定汪村。

  葛萬永記得,2019年4月,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副教授叢志強帶隊來到葛家村,在村裡開展了一場全新的『藝術家駐村』試驗,與鄉土農民碰撞、互動、融合之後,葛家村不僅面貌煥然一新,還成了遠近聞名的『藝術村』。不到一年時間,村子就成了網紅景點,全年吸引游客超過30000人次。

  通過藝術設計的方式,讓老百姓成為鄉村致富與振興的積極主體,借助藝術解決鄉村問題,尤其是鄉村發展中普遍存在的『政府乾、村民看』的主體意識不足問題,是葛家村藝術試驗的初衷。

  當這場藝術試驗『開花結果』的消息傳到寧海對口幫扶24年的晴隆縣時,當地乾部群眾一下來了興趣。

  『有沒有葛家村村民願意和叢教授團隊一起,來給我們「上上課」的?』定汪村駐村乾部向葛家村拋出了精誠協作的『橄欖枝』。

  『有!』葛家村黨支部書記葛海峰的回應迅速而堅定。『貴州的兄弟姐妹們需要什麼,我們就分享什麼。』

  經過層層選拔,13位村民脫穎而出,組成首批前往定汪村的幫扶小組,於今年8月16日上午抵達村中。

  一次為了共同繁榮的承諾。一個為了美好未來的約定。就此,鄭重許下。

  (二)

  定汪村全村三個村民組均為布依族,99%以上的村民姓羅。近年來,村裡的蔬菜種植業日益發展,村民持續增收,脫貧攻堅在該村已取得決定性成效。

  然而,下一步如何由『溫飽』到『致富』?如何由『自立』到『自強』?如何由『富口袋』到『富腦袋』?這三個問題仍等待著科學有效的回答。

  13名葛家村村民在定汪村被當地乾部戲稱為『十三太保』——或許是因為他們就像水滸中的『神行太保』一樣,每日跋涉,未得停歇。抵達當日下午,『十三太保』便把村裡走了個遍,晚上商量好內容後,第二天便跟當地村民坐在一起開始開會。

  定汪村民俗氣息濃厚,很多地方可以改造和開發;基礎設施還不完善,沒有路燈;村莊環境仍待提昇,雞鴨牛馬各種牲口糞便遍地;可利用的現成資源少了一點,毛竹石頭等必要材料一時無處可尋……

  葛海峰、葛萬永、葛詩富等『十三太保』挨個講了話,向圍攏過來的村民逐一分析村裡進行藝術改造的利弊條件。村民們靜靜地聽著,有的默默地卷起了旱煙吧嗒吧嗒開始抽,然而卻沒有什麼人願意說話。

  『你們能給我們「搞藝術」?我們不太懂啥是藝術,搞了有什麼好處?』許久,一個聲音從人群後方冒了出來。

  『我們是來和大家一起「搞藝術」的,你們纔是村子的主人。你們要和我們一起乾。』葛海峰的語氣中透露著沈著和堅定。

  『啥是藝術?藝術就是讓大家日子越過越紅火!』葛萬永給定汪村民描述了葛家村改造前後的面貌,並拿出手機裡的圖片給大家看。『葛家村能做起來,定汪村怎麼會不行?一定行!』

  根據定汪村實際,一個『三步走』改造方案被拿了出來:第一步,『十三太保』帶著定汪村村民一起分三組清潔環境、治理村容,為藝術改造打下基礎;第二步,『十三太保』各自發揮所長,給村民做出藝術創造的示范,手把手『傳幫帶』;第三步,讓初得成果的村民放手去乾,把藝術改造的常態化機制建立起來。

  『我們的根本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告訴定汪村民一種理念:要因地制宜、因勢利導,自己「當家」豐衣足食,自己「做主」改造家園。』葛萬永說。

  晴隆,山高谷深。寧海,海闊風平。

  一次跨越2000公裡的山海牽手協作,開始擦出別樣的火花。

  一場激發村民內生動力的實踐,就此正式展開。

  (三)

  定汪,古稱『定王』。村中長輩們傳說,古時本村曾深居魔王,時常為禍鄉間,田地荒蕪、民不聊生。幾經周折,全村終於在與魔王的斗爭中取得勝利,『定王』由此得名。

  時過境遷,『魔王』已不會出現,但『定王』的豪氣在村中絲毫未減。只要目標確定,什麼困難在村民面前都不是問題。

  8月18日,光照鎮黨委書記鄧瑞蘭與『十三太保』一起再次在村裡開了動員會。和第一次的時候相比,這次開會全程沒有人缺席,也沒有人交頭接耳。

  『我也要加入隊伍』『我可以把家裡的瓦片貢獻給大家』『我可以把自家的房子改造成庭院』……村民們的一句句回應,讓這次動員會的氣氛熱烈起來。

  挖掘機進了村。村民們揮起了鍬鎬。水泥牆被貼上了木飾面,古樹下鋪起了鵝卵石。將要廢棄的門板搖身一變,村民羅昌鴻將它做成了一塊新的門匾。

  點滴改變,在熱火朝天的乾勁之中靜悄悄地到來。

  叢志強帶著他的團隊也來到了定汪。站在村口的山石斜坡前,他看到定汪村的男女老少或砌牆,或壘石,或織布,村民們既『各展神通』,也密切合作,改造現場井然有序。

  『火,被點燃了。』叢志強說。

  『十三太保』成員袁小仙從寧海帶來的手工布藝玩偶,引起了定汪村民項昌琴的興趣。項昌琴不善言辭,經常跑來拿著玩偶默默地端詳,直到有一天,她鼓起勇氣找到袁小仙,拉著後者的手說:『你做得真好看。我可以拜你為師嗎?』

  『當然可以!我們一起來做。』聽到這句話,袁小仙既興奮又感動。

  袁小仙給項昌琴初步解釋了一下布偶做法,並說明了需要的材料來源。項昌琴認真地聽,認真地看,不時低頭拿起材料研究琢磨。袁小仙發現,布依族婦女似乎天生就心靈手巧,不少技法往往『一點就通』。

  『教學的那幾天,我和「學生」都沒睡好覺。因為我晚上總在想,白天到底教了什麼,而「學生」晚上總在想,明天又可以學到什麼。』袁小仙說。

  沒過兩天,『學生』的作品出爐。『做得真好!』袁小仙的點贊,讓項昌琴像個被表揚的孩子一樣,臉上掛著羞澀而驚喜的笑容。

  『我有一個主意:玩偶繡上布依族特色圖案說不定會更好看,你覺得呢?』做完布偶,項昌琴忽然有了主動去優化的創意。

  『當然可以!我們還是一起來做。』

  自那以後,袁小仙發現——

  村裡布藝加工的教室『織夢坊』裡,常常在深夜還傳出穿透大山濃霧的燈光。

  (四)

  8月30日下午4點30分。定汪村。織夢坊。

  一張簡易的桌子,一根木棍搭起的支架,一部借來的手機。調好App功能,擺好剛做完的作品,定汪姑娘羅隨妹忐忑地坐到了手機攝像頭的正前方。

  作為定汪村第一位『帶貨主播』,羅隨妹即將和兩地村民一起,完成一場推銷這兩天『藝術成果』的在線直播。

  『全天然的,看起來挺別致』『這個大象抱枕挺好看,鏈接在哪裡』……沒過幾分鍾,直播間裡的彈幕便湧了上來。無論是極具民族特色的布藝刺繡,還是巧手織就的手工發夾,都得到了屏幕那頭網友的好評。僅僅過了一個小時,直播的在線關注量就達到了10萬人次,下單付款的買家也在不斷增多。

  晚上7點30分,羅隨妹『主播初體驗』的成績單出來了:直播共賣出產品51481元!

  『意外,很意外,簡直不敢相信。原來,我們的藝術作品不僅可以讓山村變美,更能夠讓山村變富。』羅隨妹說,以後在家門口就能帶動鄉親們一起奔小康,想想就令人激動。

  藝術的魅力,讓定汪村的青年人出去了又歸來。

  和當地很多同齡人一樣,羅運恩不到20歲就外出打工。他在廣東、廣西、浙江的工地上奔走,打樁工、木工、泥工、電焊工什麼活都接過,什麼力都出過。8月下旬,他在抖音上偶然刷到了家鄉正在進行藝術改造的視頻。

  『我看了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羅運恩說,越看他就越坐不住,『心都飄起來了』。他做了一個決定:辭掉現在的工作,回鄉和大家一起搞藝術改造。

  『萬事開頭難。我回鄉發展,是為了帶動更多的鄉親們靠這條路強起來。』羅運恩說。

  在『十三太保』之外,越來越多的民間人士也來到定汪村,為鄉村振興出謀劃策。『通過當地百姓喜愛的花椒、蔬果等植物進行庭院設計,這就是一種很好的藝術。』寧波插花藝術家秦雷說,當他來到定汪村,就愛上了這裡。

  鄉村裡的藝術氣息,不掛在金碧輝煌的展覽館裡,而深埋在孕育果實的土壤之中。在『十三太保』眼裡,口耳相傳的歷史,家長裡短的故事,一種『我能』『我會』的自信,一份『我行』『我上』的勇敢,都是藝術『種子』最真實的外露。

  『最有意義的事情就是,當這顆種子真正長成參天大樹時,大山深處那一張張素面朝天的面孔,將由內而外散發著光芒。一場古老村落的全新革命,或將從這樣的一個個積極的正向改變開始。』叢志強說。

  (五)

  9月初,『十三太保』由晴隆返回寧海。

  葛詩富說,臨別前的那一刻,他們13人與定汪村村民一一擁抱。『有好幾個人總是半推半搡著不上前,背對著我們往後走。其實,他們是在偷偷抹眼淚。』

  大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十三太保』把尚未來得及改造的地方畫成了詳細的圖紙,交到了定汪村村民手中。

  『我們明白,你們不用擔心。這樣的好事,你們不用叮囑我們也會繼續乾!』村民們說。

  『羅昌鴻,上次那塊破板改成的門匾上,你都題了啥字啊?』葛詩富問。

  『未來書院。』羅昌鴻說。

  走進羅昌鴻的家中,書籍已在書架上放滿,他跑遍全村找來的石磨和瓦片,一字排開鑲在了牆頭,而書院外建成的圍牆,粉刷後成了村裡孩子們發揮想象力自由涂鴉的地方。

  『十三太保』覺得,『未來書院』這個名字『取得好』。或許,藝術振興鄉村的奧妙就藏在孩子們的笑容裡,藏在無盡的知識中,藏在充滿希望的未來裡。

  用藝術點亮鄉村,還受到了一些外國學者的關注。來自波蘭的哲學博士阿圖爾(Dr. Artur Rega)和馬格達萊納(Dr. Magdalena Gimbut)任教於浙大寧波理工學院,他們近期的課題是致力於研究藝術與社區的關系。

  來到葛家村參觀之後,阿圖爾說,他們觀察了許多藝術實踐,但葛家村的『創意』很獨特。『他們把抽象的藝術變成了可接近的和容易理解的事物。對於一個社區而言,我們發現,藝術會讓人們學會借鑒、更加團結。』

  馬格達萊納說,他們相信對貴州等中國相對落後的地方,這樣的模式同樣可以有推廣的機會,因為這樣的實踐不需要很大規模的投資,但卻真正改變了居民們的生活態度——人們因為藝術的加入,而用更積極的心態保護環境,參與社區村莊建設。

  寧波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市新聞辦主任李貴軍認為,藝術賦能鄉村振興,絕不僅僅是一棟古代建築的保護改造、一個藝術節慶活動的開展、一個傳統農業文創項目的實施、一種簡單的文化移植,而是要深度挖掘、厘清鄉村的藝術資源,固本培元,喚醒並激活鄉村文化。

  『牢牢紮根鄉土,鎖住悠悠鄉愁,傳遞濃濃鄉情,讓古老鄉村文化薪火相傳,是藝術振興鄉村的應有之義。』李貴軍說。(記者裘立華、顧小立、吳帥帥、鄭夢雨)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