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要聞
搜 索
長大後,我還愛看小時候的動畫
2020-07-21 08:22:38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黑貓警長、葫蘆兄弟、舒克貝塔、邋遢大王……都是那個年代的超級大IP。

  暑假到了,又到了孩子在家長的默許下,可以稍微放肆地看動畫片的時候了。不過,孩子可能不知道,他們大人,其實也在趁機看。

  近日優酷發布的《經典動畫高清修復用戶報告》顯示,6月累計有300萬人觀看站內高清經典動畫;觀看時長名列前五的,分別是《葫蘆兄弟》(95.4萬小時)、《黑貓警長》(73.1萬小時)、《葫蘆小金剛》、《舒克與貝塔》、《阿凡提的故事》。90後和80後是主力人群,觀看時長分別佔55.44%和27.21%。

  最早的80後已經年屆不惑,最早的90後已經到了而立之年。長大成人多年,為什麼我們還愛看小時候的動畫?

  看出了和小時候不一樣的東西

  1982年出生的李帆小時候愛看《天書奇譚》,這部片子曾被不少同齡人視為『童年陰影』。當他已經成為兩個女兒的爸,這部動畫也被他看了十幾遍,『小時候只看劇情,現在會把動畫片和自己的知識串起來,比如這個主人公有點像徐錦江;還看出了「東方的普羅米修斯」的意味——從天上盜取天書、傳到人間』。

  28歲的楊歆兒小時候最愛《人參王國》,水墨風格,每一集的題目是章回體的,開頭還有題詩,好多字都是從這部動畫裡認識的,比如熊羆的『羆』。楊歆兒有個習慣,喜歡的動畫片會一直看,『高三時,有一天中午大家想放松,就在班裡的電腦投影放《人參王國》,熟悉的東西給我們帶來安全感和美好的回憶』。

  『這部片子比較小眾,小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為啥這麼喜歡。後來慢慢發現,片子裡那一家子人參,是我看過的動畫片裡家族感覺最強的,有爺爺、爸爸、姐姐、弟弟,一家人一起保護家園的感覺很溫暖。家裡人經常說我比同齡人的家族認同感更重,也更念舊,可能和這部動畫有關吧。』楊歆兒說。

  1999年出生的彭鏡陶,小時候遇到一部著名的動畫《虹貓藍兔七俠傳》,她喜歡看片中兩位主人公『暗戳戳發糖』,覺得它們給男孩女孩都做出了一個非常好的表率——沒有什麼事是男性做得到而女性做不到的,這甚至影響了她長大後對理想伴侶的定義。

  『我差不多每半年重看一次,壓力大的時候就會看,反反復復,它能讓人全身心投入那個想象中的烏托邦。』因為喜歡片中的十裡畫廊和金鞭溪客棧,彭鏡陶大一暑假自己出門旅行去湘西張家界,大部分人都去更熱鬧的天門山,她卻執意選了人少的一條路線,去了十裡畫廊和金鞭溪,『感覺人生圓滿』。

  不久前,藝人鄧倫穿著『九色鹿T恤』上了熱搜,動畫《九色鹿》也再次被人提起。31歲的華嶺是《九色鹿》的資深粉絲,小時候第一次看,片子播完開始滾字幕了,她還對九色鹿被出賣揪心不已。長大後,華嶺知道,《九色鹿》的故事來源於敦煌莫高窟壁畫《九色鹿經圖》,『九色鹿的善、美和無私,像春風細雨一樣植入我心裡,潛移默化地影響了我很多年,教會我做人首先要善良,其次是誠實,最後是不要互相遺忘』。

  老動畫被寄予宏大理想,修復後還是原來的味道

  深圳大學傳播學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常江,也不時把小時候的動畫片翻出來看一看。當時吸引他的是有趣離奇的情節,現在重看,有時能看出一些屬於成人世界的東西,比如,《天書奇譚》中對於『偽裝』和『欺騙』的表現,其實既有節制又十分到位。

  『我個人特別喜歡《邋遢大王奇遇記》,它的文本內涵其實十分豐富,比如,它不會把老鼠視為人類的一個統一的對立面,而是對這個群體本身也進行分化。』常江說,『這些動畫片無論是仙俠、動物、魔怪,其實都在隱喻人類社會,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純粹的兒童文化。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也許是一些歷史的積因,動畫的創作者在作品中寄予了更宏大的社會理想。』

  優酷高級技術專家劉盈嘉本人就是一個超級動畫迷,『我一直覺得上美影廠一點兒也不輸迪士尼,黑貓警長、葫蘆兄弟、舒克貝塔、邋遢大王……都是那個年代的超級大IP。而且那時候的動畫非常有藝術性,還蘊含了濃濃的中國情結,值得流傳下去』。

  劉盈嘉介紹,老動畫最初是用膠片拍攝制作的,有的在早些年已經轉換成了數字格式,但在今天的屏幕上來看,精度是不夠的,用觀眾的觀感來說,『畫面像蒙著一層霧』。

  比如,1991年的《葫蘆小金剛》受當年技術制約,畫面早已出現褪色、劃痕等損傷,清晰度也無法滿足現在的觀看體驗。通過AI、超級分辨率視頻增強等技術對片源進行數字化修復後,畫質從360P標清達到藍光1080P的標准。1984年播出的《黑貓警長》,歷經時間侵蝕,噪聲和抖動十分明顯,經過高清修復後,畫質也從最初的標清提高到了藍光1080P。

  劉盈嘉表示,在修復過程中,依然會保留老動畫原有的色調,除了個別幾部色偏比較嚴重需要修復,絕大部分動畫都還是原來的味道,不會讓觀眾覺得這是新拍的。觀眾對此也十分買賬,數據顯示,高清修復的經典國產動畫片上線後,觀看人數同比增長59.6%;人均每天觀看時長超過1小時,同比增長43.7%。

  帶娃一起看,老動畫依然是好故事

  在幾十年前,動畫屬於制作難度較大、制作成本較高的媒介內容,因此作品數量並不多,相對更容易成為一代人的集體記憶。對常江來說,重看老動畫,一方面是緬懷一個特定時代的感覺,另一方面也是期望借過去和現在的動畫片的比較,來理解自己與更年輕一代思維方式的差異。

  而對更多『高齡』觀眾來說,他們中不少已經為人父母,帶著娃一起看就成為常規操作。數據顯示,40歲以上用戶貢獻了將近20%的觀看時長。

  80後趙楠不僅帶著孩子一起看,還特地買了上美影廠出版的同名繪本。『孩子很喜歡看阿凡提,有一個故事是講巴依老爺賣樹陰,看完之後我就給他總結,以後在生活中,是不是也應該多用大腦思考一些智慧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呀。』趙楠說,『孩子有時候會覺得這個動畫怎麼有點卡,畫面也不太「清楚」。如果這些經典國產動畫能得到修復,讓一代一代的觀眾都能看到,是一件特別好的事兒。』

  文爽,自稱『年屆不惑的80後老母親』 ,號稱看過所有小時候電視臺播過的國產動畫,最愛的是《三個和尚》,直到現在還在翻來覆去地看。她不僅注意到三個和尚的衣服是紅黃藍三原色,甚至還看出那只貫穿全集、不時探頭探腦冒出來的老鼠,是一個『靈魂配角』。現在,文爽有一個上幼兒園的女兒,也和她一起看《三個和尚》。片中教育團結友愛的內涵也許小姑娘還不明白,但文爽覺得,在這部沒有一句對白的經典動畫中,母女倆的童年得到了連接。

  動畫會老,修復後就能繼續流傳,在一代一代的新觀眾中,老動畫依然是好故事。李帆和妻子帶著兩個女兒一起看《葫蘆兄弟》,片頭曲響起,夫妻倆會不由自主地跟著唱起來。(蔣肖斌)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