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萬象
搜 索
邊疆有我,安心團聚
2019-02-11 19:10: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官兵在零下20攝氏度的嚴寒天氣巡邏執勤。 徐輝攝(人民視覺)

  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連執勤組巡邏不到半個小時便一身冰花。 張東丹攝(人民視覺)

  東極哨所官兵對著家鄉的方向敬禮。 徐輝攝(人民視覺)

  新疆克孜勒蘇軍分區玉其塔什巡邏小分隊官兵蹚著齊腰深的大雪巡邏。 劉慎攝(人民視覺)

  駐守三沙永興島的武警官兵在碼頭巡邏。 雷轍攝(人民視覺)

  對多數人來說,春節意味著走親訪友,闔家團圓。

  然而,在祖國東極、在南海之濱、在西部邊陲、在北國雪域,有這樣一群人,時刻堅守戰位: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征——遠離故土、背對繁華,放棄團聚;他們有一個共同的信念——拱衛邊疆,守護國土平安;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中國軍人。

  東

  黑瞎子島

  2月5日,農歷正月初一。清晨,黑瞎子島。駐防在這裡的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東極哨所官兵在昇旗臺前整齊列隊,迎接新春佳節的第一縷陽光。

  『敬禮!』哨所的司爐工兼水電工,四級軍士長任光福拉動旗繩,五星紅旗迎著朝陽冉冉昇起,旭日映紅了戰士們的臉頰。

  作為黑瞎子島首批登島接防的老兵之一,任光福已經11年沒有回家過年了。他的第二個孩子剛剛出生,連隊指導員早早地把休假返鄉車票塞到了他的手裡。可任光福心裡卻盤算:『零下35攝氏度的氣溫,戰士們取暖得不到保障,這年可怎麼過?』思之再三,任光福還是主動放棄了休假的機會。

  『光福,你在島上為祖國守歲,我在家裡照顧兩個孩子,一切都好,你放心吧。』妻子傳來的視頻,任光福捧著手機看了又看,心裡湧起股股暖流。

  西

  玉其塔什

  『站穩了再挪腳,瞅准了再移步,說話聲音一定要小,這裡很容易發生雪崩。』話音剛落,離隊伍不遠處的雪山頂上,狂風席卷著積雪轟隆隆傾瀉而下。

  眼前驚心動魄的一幕,驚得官兵們個個臉色煞白。

  2月6日,農歷正月初二,位於祖國西部、譽有『雪海孤島』之稱的新疆克孜勒蘇軍分區玉其塔什巡邏小分隊又像往常一樣騎馬踏雪出發。出發前,指導員劉科專門安排10名官兵與家人視頻通話拜年,並給家人送去連隊的新年祝福。

  出發不到半小時,呼出的熱氣便在防寒面罩上結成一層厚厚的白霜,眉毛胡子也掛起了冰溜子,不一會兒工夫,巡邏官兵個個變成了『雪人』,中士吳寧樂觀地說:『在祖國邊防線上收到這樣的「新年禮物」,我喜歡,我自豪!』

  走了8個多小時,巡邏分隊終於抵達此行終點。鮮艷的國旗前,『中國』二字顯得格外親切,戍邊軍人的足跡再次留在了這條邊防線上。

  南

  三沙永興島

  2月4日,除夕夜。駐守在三沙永興島的武警海南省總隊海口支隊機動四中隊官兵轉入高等級戰備狀態。22時30分,排長於瑞東拿起手電筒逐一對戰備器材進行檢查。『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可不能出一絲差錯。』檢查無誤之後,於瑞東自言自語地說。

  5日0時15分,一陣急促的警報聲在值班室響起,哨兵報告:『市政府大樓右側發現一道黑影閃過。』中隊官兵迅速著裝領取武器裝備。部隊全部集合完畢,只有於瑞東不見蹤影。

  一番搜索過後,班長趙凱龍在市政府圍牆邊的草叢裡發現了正准備爬牆的『黑影』。

  『站住,不許動!』眼看『黑影』就要翻過圍牆,趙凱龍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將他拉了下來。

  『疼死我了!』聽著聲音很熟悉,趙凱龍打開手電筒一看,這不是排長嘛!原來,為了落實節日戰備要求,檢驗官兵快速出動和處置突發情況的能力,於瑞東自導自演了這一出『好戲』。戰士們勇猛有序的行動讓於瑞東偷偷地笑了。

  北

  恩和哈達

  夜雪初霽,氣溫降至零下45攝氏度。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恩和哈達連隊一支執勤分隊伴著春節的足音,踏上了冰封雪裹的巡邏路。

  恩和哈達連隊巡邏區域位於祖國的『雄雞之冠』。這裡夏季蚊蟲肆虐,冬季嚴寒漫長,最低溫度可達零下57攝氏度,無霜期僅為90天,一年幾乎只有兩個季節。

  此次巡邏的任務點,往返有20餘公裡。剛出營門,一陣寒風襲來,盡管大家戴著防寒面罩,臉上還是覺得如同刀割般疼痛。幾層棉衣裹身,不到半個小時就全身凍透。官兵蹚著齊膝的積雪,越過一塊平坦地帶,對周圍進行檢跡、拍照,分析判斷情況。

  接下來的路途更加險峻,戰士們要通過一段界河緩坡,大家手拉著手奮力前行。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艱難跋涉,執勤分隊終於到達了目的地。戰士們認真勘察邊情,雪地裡留下了他們深深的腳印……

  (徐輝、劉慎、雷轍、張東丹參與采寫)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