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要聞
搜 索
感冒藥價格翻倍!多款常用藥漲價,賴環保?
2018-12-25 08:27:20 來源:中新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25日電 題:民生調查局:感冒藥價格翻倍!多款常用藥漲價,賴環保?

  作者:謝藝觀

  『藥確實貴了,就拿這盒三九感冒靈來說吧,以前也就10塊錢左右,現在17元。』家住北京西城區的張潔買完藥往家走。

  感冒發燒、消炎止痛,日常生活中,身體時常會出一些小毛病,跑藥店就成了必不可少的事。

  如果你經常買藥,很可能發現很多藥甚至保健品都已經漲價了。在北京西城區,不止一個藥店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很多常用藥迎來了調價。

資料圖:北京一家老字號藥店內,前來購買藥品的市民絡繹不絕。中新社發 李慧思 攝

  瘋狂的藥價

  『現在很多藥都漲價了,有的感冒藥漲了近一倍!』北京西城區一家藥店的工作人員張娟說,例如某品牌的感冒靈,以前賣9塊多,現在則賣17元。

  而在北京豐臺區的一家藥店,上述品牌感冒靈更是賣到20元。

  不只是感冒藥,保健品維生素也出現了漲價。張娟指著架子上的一盒維生素說,『這個牌子的,之前一瓶纔120多元,現在已經漲到148元了。』

  藥店的一側,擺放著太極藿香正氣液,上面標注的價格是23.8元,不久之前,價格還是19.8元。

  太極集團11月2日曾發布《關於藿香正氣口服液調價的公告》,宣布自11月1日起,公司對藿香正氣口服液的出廠價平均上調11%。同時,將對藿香正氣口服液的終端零售價進行調整。

  無獨有偶,今年8月,吉林敖東也曾下發通知稱,自2018年9月15日起,其產品安神補腦液10ml*10支規格的零售價格將調整為32元/盒。據了解,在此之前其零售價在25元左右,漲價幅度接近30%。

  杜偉對此深有體會。今年剛上大一的他,一直有神經衰弱的毛病。『壓力大、學業繁忙的時候會頭疼、睡不好覺。』

  因此,一盒接一盒的安神補腦液陪伴了他整個高三,當時學校附近藥店賣的價格是15元。然而前兩天,他再去買藥店購買的時候,已經漲到了20元。

  今年以來,已有多款知名的OTC中成藥上調了價格,除了上面提到的一些,三九胃泰、黃連上清片、強力枇杷露等產品都有提價現象。

  另據上海陽光醫藥采購網發布『上海市2018年第二批常用低價藥品掛網采購未公布藥品情況說明』,來自蘭州佛慈制藥、山西汾河制藥、太極集團重慶中藥二廠等30餘個常用藥被認為漲幅過大。

  其中,蘭州佛慈制藥有6個產品赫然在列,分別為板藍根顆粒、保和丸、健脾丸、龍膽瀉肝丸、香砂養胃丸、天王補心丸。

  而在幾個月前,蘭州佛慈制藥就發布了漲價公告稱,根據藥品生產成本和市場需求情況,決定自2018年3月1日起,對濃縮丸、大蜜丸、水丸、口服液、膠劑、顆粒劑、片劑等多種劑型的100多個產品進行全線提價。

  藥價上漲賴環保?

  關於家庭常用中成藥漲價的原因,如蘭州佛慈制藥一樣,很多企業都會把原因歸結到成本上漲。

  目前新版GMP(一套適用於制藥、食品等行業的強制性標准)已經施行,為了達到相關規定要求,藥品生產廠家需要對現有的設備進行改造昇級,這會耗費大量的時間和成本。

  行業監管也在不斷昇級。2017年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國家食品安全規劃和『十三五』國家藥品安全規劃,其中明確提出全面實施中藥材生產質量管理規范。

  同時,監管部門對中藥材質量監管趨於嚴格,抽檢和跟蹤成為常態。中成藥生產企業傾向於購買更加品質更好的藥材、甚至自建生產基地,這使得藥材質量提昇的同時,在需求充足的情況下,價格也隨之上漲。

  『包裝材料和運輸等成本都有所提高,人力成本顯著增加。』也是很多藥企提出漲價的理由,與西藥相比,中成藥的生產加工環節更為復雜,中草藥的種植、提純和研制,需要大量的人工。

  值得一提的還有困擾很多藥企的環保問題。

  氣味難聞、污染環境是很多人對於藥廠的印象。

  居住在藥廠周邊小區的李玲說,『因為藥廠的緣故,小區的房價都比市裡其他地方低很多。』

  隨著國家對制藥環保問題日益重視,為了達到環保要求,不少藥企斥巨資進行改造,一些藥企面臨關停、兼並的局面。

  據《2017年度食品藥品監管統計年報》,截至2017年11月底,全國共有原料藥和制劑生產企業4376家。截至2015年11月底,全國原料藥和制劑生產企業是5065家。

  官方曾解釋是,生產企業許可證換證期間,一些企業由於未通過GMP認證,暫不具備換證條件而暫緩換證。

  藥廠數量的減少,帶來的直接後果是藥品的市場競爭激烈程度下降,推動了藥品價格上漲。

  北京雙鷺藥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亞軍曾表示,近年來受到環保以及工藝改造等因素影響,包括江蘇等一些發達省份,原料藥生產企業的關停外遷現象較為頻繁。這使得國內原料藥生產企業的兼並重組日益頻繁,個別企業因此取得了對某些原料藥生產的壟斷地位,並借機提價。

  制劑企業備受牽制

  原料藥生產壟斷會嚴重牽制制劑市場。

  根據原料藥對制劑生產廠商的對應比例抽樣調查結果,一家原料藥企業最多對應169家制劑企業。

  國家發改委價監局副局長李青曾介紹,我國1500種化學原料藥中,50種原料藥僅一家企業取得審批資格可以生產,44種原料藥僅兩家企業可以生產,40種原料藥僅3家可以生產。

  原材料一旦價格上漲或斷供,就會影響下游企業的生產。

  近日,有自稱左卡尼汀注射液生產廠家員工在網絡上發布公開舉報信稱,東北制藥為提高自家制劑出廠價格,原料藥左卡尼汀從漲價10倍到高價也斷供。

  東北制藥在回復媒體采訪時表示,藥品確實有漲價,但沒有暫停對外供應。據悉,東北制藥是目前為止唯一符合藥用標准的原料藥供應企業。

  『現在原材料壟斷已經成為一種風氣,有些原材料價格上漲達七八十倍,這些費用都會轉嫁到醫保費用和患者支付上,把制劑企業也坑了。』北京鼎臣管理諮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史立臣透露。

  這樣的情況下,制劑企業只能選擇提高藥品價格或停止生產止損。

  2015年6月1日起,中國取消了絕大部分藥品政府定價,企業有了更多定價權限,影響藥品價格。

  11月6日,遼寧省發布易短缺藥品2018年第三號預警預報。根據公布的信息,15個藥品企業自述由於原料、企業生產線改造等原因而造成產能不足;6個藥品企業自述由於采購不到原料而停產;2個藥品以原料藥價格上漲、中標價格低為由不能正常供應。

  太極集團此前就表示,鑒於今年霍香正氣口服液主要原料蒼術等原、輔、包材價格持續上漲,為緩解公司成本持續上昇壓力做出漲價決定。

  『再漲要買不起藥了』

  相比民眾對常用藥價格上漲的劇烈反應,藥企則認為現在的提價幅度影響是小的。

  11月8日,華潤三九在披露的投資者記錄表中表示,近年對三九胃泰,感冒靈、強力枇杷露等產品進行了小幅度的提價,提價雖對品類增長有一定影響,但由於提價幅度有限,因此影響較小。

  但買藥的消費者卻不這麼認為。

  說到藥品價格,張潔很是無語,『怎麼漲那麼厲害,這麼漲下去要買不起藥了!』

  居住在豐臺的李玉也直吐槽,『不知道是不是各個藥店價格不同,我曾經買過20塊錢的感冒靈,但在老家,也就9塊左右,還有一副膏藥,裡面沒幾貼,要了我三十多塊錢,記得沒這麼貴啊。』

  小兒常用藥也在漲價。趙華目前在女兒家照顧外孫,家裡常備著大人小孩的各種藥,有時候藥吃完了,她就會跑去藥店買。

  『小孩吃的藥中,有一款止咳的,就比以前貴了,還有感冒顆粒也漲了一點。』

  藥店工作的張娟補充道,『就拿美國產的小兒用藥「艾兒」說,之前一盒是169元,現在已經漲到了219元。』

  監管層在行動

  『人吃五谷雜糧,焉能不得病』,藥是人們生病時的必需品,它的漲價也會影響到很多患者的用藥。

  為了抑制藥價上漲,讓患者吃上便宜藥、放心藥,監管層去年底就已開始行動。

  12月份,成都華邑藥用輔料制造有限責任公司、四川金山制藥有限公司、廣東臺山新寧制藥有限責任公司三家冰醋酸原料藥生產企業因實施壟斷行為被處罰1283萬元,就給很多藥企敲響了警鍾。

  去年,官方曾發布的《短缺藥品和原料藥經營者價格行為指南》明確,相關經營者不得就短缺藥品和原料藥實施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囤積居奇、串通操縱市場價格等違反《價格法》的行為。

  2017年12月,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還公布了《原料藥、藥用輔料及藥包材與藥品制劑共同審評審批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提出原料藥不再單獨核發批准文號,而是由制劑生產企業單獨找原料藥企業,對應生產制劑所需的原料藥,審批中原料藥實行與制劑關聯審批的辦法,以此緩解原料藥壟斷漲價的情況。

  2018年,隨著新一輪醫藥降費窗口期開啟,穩定藥品價格方面的政策也開始出臺。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就審議通過了《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方案》。

  中國藥科大學教授常峰認為,這種采購模式,有利於激勵企業加大創新藥的研發力度,開展規模經營,降低成本,對於提昇醫藥產業集中度,提昇行業創新能力具有重要意義。(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

責任編輯:孫嵐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