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要聞
搜 索
校園欺凌事件處置存『重平息輕教育』問題
2018-10-09 09:40:24 來源:法制日報  作者:邢東偉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網傳『一少女遭男女圍毆』視頻文昌通報處理結果引熱議

  校園欺凌事件處置存『重平息輕教育』問題

  今年國慶假期進入尾聲之際,網上瘋傳的『一少女遭多名男女圍毆』視頻引起人們關注。校園欺凌再次闖進公眾視野。海南省文昌市官方對此事件首次通報稱,參與圍毆的8名男女系未成年人,不屬於校園欺凌。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一通報引起網民跟帖質疑。

  10月7日,文昌公布處理結果稱,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對參與打人的已滿14歲的陳某等3人行政拘留15日並處罰款1000元,因這3人均未年滿16周歲,且系初犯,不執行行政拘留處罰。對未滿14周歲的林某等5人不予處罰,責令其監護人進行嚴加管教。這再次引起了人們對校園欺凌的熱議。

  就此,海南省政府教育督導室常務副主任盧煥雄說,校園欺凌發生後,一些部門在事件處置中往往重平息輕教育,主要精力放在動用警力資源,以堵塞欺凌視頻網絡傳播為要務,熱衷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息事寧人為唯一目標。弱化學校教育功能是類似事件處理中常見的嚴重缺失與短板,要強化教育功能。

  法學專家則認為,要進一步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只有依法依規處置纔能構建長效機制。

  網傳『一少女遭圍毆』視頻

  『在微信群裡有人傳播「一少女遭多名男女圍毆」的視頻,幾名男女對其扇耳光、拳打腳踢還撩開上衣羞辱,我看了心很痛,請求相關部門嚴肅處理這起惡劣事件!』10月4日22時49分,網友『小妖』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兩段視頻和『二炮團交流群』的微信截圖。

  記者注意到,這兩段3分多鍾的視頻顯示,一名男孩對身穿紫色短袖的小女孩連扇耳光後,另外一名男孩從遠處跑來一腳踹向小女孩腰部將其踢倒,緊接著幾名男子輪番掌摑小女孩,並用衣服蓋住女孩頭部進行圍毆。隨後幾名女孩對被打小女孩連續扇耳光並強制撩起其上衣進行羞辱。

  『現在的孩子到底是怎麼了』『強烈建議嚴懲這些肇事者,上了初中就應該有是非觀了,該承擔法律責任了』『是什麼造成了此類校園欺凌事件層出不窮?又是什麼使此類事件屢禁不止呢?到底是法律出了問題還是教育出了問題?這真是亟待解決的社會問題啊』……一時間,此事成為眾多網友熱議的話題。

  據海南當地媒體10月5日報道,從10月4日晚上開始,兩段操文昌口音的疑似『多名未成年男女毆打一名少女』的視頻在網絡傳播。接報後,文昌市公安局立即介入調查。經查,當天15時許,視頻中被打者黃某(女,文昌人,已輟學)被其朋友林某(女,文昌在讀中學生)約至文昌市文城鎮某賓館處,隨後被林某等8人帶至文城鎮罐頭廠某處進行毆打。法醫初步鑒定,被打者黃某為輕微傷。在參與打人的8人中,4人身份已被警方確認,均為未成年人,其中,2人為文昌市在讀中學生,1人為因病休學的學生,1人輟學。

  報道還稱,在打人視頻傳播過程中,認為發生了校園欺凌的網絡信息並不屬實。警方提醒網友加以辨別,避免傳謠。對於毆打事件發生原因等相關情況,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警方將在調查取證基礎上依法對事件進行處理,調查與處理結果將會公布。

  文昌警方通過媒體發布的上述信息,再次引起網友熱議。

  『難道不是發生在校園就不屬於校園欺凌?如何培養視頻中孩子的教育和法律觀念,被打女孩的心理陰影怎麼解決』『請盡快向社會公布調查和處理結果』……網友對此事的關注度越來越高。

  通報處理結果再次引熱議

  10月7日下午,文昌市委宣傳部通報此事處理結果稱,文昌市公安局調查了解到,10月4日下午,林某等9人在文城鎮人民公園後茶店相約喝茶,聊天過程中,說起林某此前被他人毆打時其朋友黃某(本案被打者)就在旁邊卻沒有幫她一事,遂在陳某(本案打人者之一)提議下將黃某約出來,以毆打出氣。林某通過QQ將黃某約至茶店後,又將其帶至文城鎮霞洞村的民房前,對黃某實施毆打。

  通報稱,參與打人者共有8人,3男5女,年齡從12到15歲不等。其中,1人為文昌市初三畢業後在家賦閑;4人為文昌市在讀中學生,分別就讀於3所學校;1人為文昌市輟學少年;1人為某職業學校在讀學生;1人為海口市在讀中學生。被打者黃某為海口市某中學學生,目前休學。法醫對黃某的傷勢進行鑒定,確定為輕微傷。

  文昌警方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對涉案人依法處理,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三條,對參與打人的陳某等已滿14歲的3人作出行政拘留15日並處罰款1000元處罰,因這3人均未年滿16周歲,且系初次違反治安管理,依法不執行行政拘留處罰。對林某等未滿14周歲的5人依法不予處罰,責令其監護人進行嚴加管教。

  通報還稱,文昌市委市政府高度關注此事,除了要求公安部門盡快查處事件之外,已責成市教育主管部門會同相關鎮政府對事件中1名文昌市在義務教育適齡少年輟學的原因進行調查,督促其監護人依法送其返校接受並完成義務教育,並協調相關學校為其返校提供必要的協助。下一步,將在全市范圍內加強未成年人法治宣傳與教育工作,特別是開展全市學校的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工作。

  針對上述官方通報的處理結果,一些網友認為處罰過輕,難以在社會上起到警示作用。

  『建議修改未成年人保護的相關法律,出臺校園法規。這種校園暴力現在不治,出了社會還得了』『如果不嚴懲的話,小孩在心底就認為他們沒錯或者當成一件平常的事來看待,未成年人保護法規要視情況而定,如果輕處罰,無異於縱惡抑善』『我們都不希望看到這種現象,但確實存在,我們不禁要問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家庭教育是否要反思呢』……

  事件處理要強化教育功能

  就此事,盧煥雄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校園欺凌不能狹隘地理解為必須是發生在校園內的暴力事件,而是指同學間欺負弱小、言語羞辱及敲詐勒索甚至毆打等行為,使被欺凌者精神上或者肉體上感到痛苦或者不適,造成被欺凌者心理或者身體上的傷害、財物上的損失或者使其陷入恐懼的情緒,為其制造了不友好的學習環境。校園欺凌多發生在中小學。國慶假期期間發生在文城鎮的這起少年暴力事件也屬於校園欺凌,值得教育部門、相關政府部門和家長反思。

  盧煥雄稱,近年來,性質惡劣的校園欺凌事件在網絡上頻頻曝光,如何防范校園欺凌,構建和諧校園,已成為教育界和社會的共同話題。女生欺凌、留守兒童與流動兒童校園欺凌、網絡欺凌和校園暴力等現象,呈現出低齡化、暴力性發展傾向,其殘酷性令人震驚,不僅給青少年的健康成長帶來消極影響,也衝擊社會道德底線,給社會帶來危害。

  『為了有效防治中小學生欺凌事件的發生,建設平安校園,全省各地也相繼出臺了加強中小學生欺凌綜合治理相關文件,提出了建立工作協調機制、強化預防體系、依法依規處置、構建長效機制等工作任務,收到一定效果。』盧煥雄說,但在具體事件處置中,各地往往重平息,輕教育,致使學校教育功能缺失,尤其是一些輕微的欺凌事件,往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息事寧人為唯一目標;更有甚者,有些地方忽略了事件發生的原因過程,缺少對實施欺凌學生的訓誡和教育,忽視受欺凌學生的心理撫慰與疏導,主要精力放在動用警力資源,以堵塞欺凌視頻網絡傳播為要務。弱化學校教育功能是類似事件處理中常見的嚴重缺失與短板。

  盧煥雄建議,處理校園欺凌事件首先要多方聯動,綜合治理,如果僅僅通過報警處置學生欺凌事件,特別是夠不上刑事案件的一般欺凌事件,既使欺凌事件復雜化,又使欺凌事件處置滯後,出離了教育部門和學校對青少年成長負有教育責任的宗旨。處理結果就落在家長身上,給錢擺平,喪失對實施欺凌學生的教育契機和教育責任。依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依法履行對未成年人監護職責和撫養義務』,要加強家庭教育,但不等於在未成年人違紀違規時,僅僅由父母出面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而代為受過。正確的處理辦法是,按照《教育部等十一部門印發〈加強中小學生欺凌綜合治理方案〉的通知》要求,堅持『教育為先』的原則,強化教育懲戒作用。同時對被欺凌學生要及時給予心理疏導,幫助他們盡快走出心理陰影,恢復自信,融入學校正常生活。

  完善法律法規多元共治

  對此,海南大學法學院副院長鄧和軍認為,針對近年來頻發的校園欺凌事件,2016年4月,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發布了《關於開展校園欺凌專項治理的通知》。之後,教育部等九部門發布了《關於防治中小學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導意見》。然而,校園欺凌並沒有得到有效遏制,這說明在對校園欺凌認識不足的情況下,仍有法律政策方面的問題需要解決。

  『我國對青少年保護的法律主要有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義務教育法,但都沒有明確界定校園欺凌。』鄧和軍說,未成年人保護法雖然規定了未成年人的受保護權,但主要是預防來自學校、家長和社會的侵害,並沒有預防來自於同齡人的侵害。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規定的未成年人行為包括結伙滋事、攔截毆打他人、強行索要他人財物等嚴重不良行為,雖然可能與欺凌行為相關,但是並不能與欺凌行為相等同。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下發的『通知』第一次給出了校園欺凌的定義,但由於『通知』屬於行政文件,給出的概念並非嚴謹的法律用語,缺乏具體明確的標准和可操作性,給現實中的校園欺凌的認定帶來了困難。另外,『通知』僅是處理校園欺凌行為的參考性文件,立法層面的概念界定仍然缺失。在立法層面,對於校園欺凌案件的啟動與認定程序也是缺失的。

  另外,懲治不足是在治理校園欺凌時面臨的突出問題。在校園欺凌案件中,對施暴者啟動刑事程序的較少,更多的是適用行政處罰。由於未能達到行政責任年齡,所以行政處罰大都不予執行。大部分案件采用教育處分、和解、賠禮道歉等方式解決。在對校園欺凌的施暴者實施懲戒時,存在『重教育,輕懲戒』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處理思路。

  同時,我國的教育機制也需要完善,目前存在懲戒權缺失和教育矯治不足的問題。教育法與義務教育法都規定,在義務教育階段,不得開除學生。對有不良行為的學生可以批評教育,但是不得進行體罰或者變相體罰。對犯錯的學生,學校與教師擁有怎樣的懲戒權利,兩部法律並未言明。教育部等九部門發布的『指導意見』給出的方案是,在學生素質評價手冊上做負面記錄。但是,這種榮譽處罰措施對那些並不看重榮辱的學生而言,顯然是隔靴搔癢。

  另外,學校作為教育機構與孩子監護人責任有待明確與加強。侵權責任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分別規定了學校的教育、管理職責和安全保障義務。但是在校園欺凌事件中,學校和教師應當如何處理、應盡哪些義務、有哪些具體的操作流程,目前的規定是缺失的。

  多起欺凌事件說明,無論是欺凌者還是被欺凌者,其行為和遭遇都與缺乏父母管束和管教方法不當有關。欺凌行為與家庭有著重大關聯,治理校園欺凌離不開家長的參與。然而,實踐表明,雖然法律規定了監護人的責任,但是監護人職能虛弱,需要進一步明確其監護職責,強化其監護職能。

責任編輯:遲灝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