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焦點要聞滾動**
搜 索
廣播紀實文學《梁家河》第四集:北京娃 村裡娃
2018-07-03 17:14:14 來源:央視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原標題:第四集:北京娃村裡娃

 

  像變了一個人,習近平努力彌合著北京娃和村裡娃的差異,而這意味著一種脫胎換骨的轉變。

  對於習近平來說,梁家河最難忍、最惱人的是跳蚤。陝北人叫它『虼蚤』。習近平皮膚過敏,跳蚤叮咬後用手一撓,就腫起了紅疙瘩,越撓越癢,痛苦不堪。石春陽當年和習近平一起勞動,從他挽起的褲腿下,看到過習近平身上被跳蚤、虱子叮咬過的疤痕——他的小腿上到處是被咬過後腫起的紅疙瘩,有的剛剛結痂,有的痂被抓掉,往外滲著血水……

  習近平他們尋找著對付跳蚤的各種辦法。他們給炕上撒六六粉;進門的時候抖抖褲腳;有時燒一鍋開水,把衣服燙一燙。兩年後,習近平就習慣了,任跳蚤怎麼叮咬,照樣酣然入睡。

  上廁所也不習慣。農家的廁所都很簡陋,在窯洞外面的角落挖個坑,四周用石板遮擋一下就成了。廁所又髒又臭,冬天蹲在裡面,四面透風,凍得人直哆嗦;夏天,蚊蠅飛舞,氣味令人窒息,以至於上廁所成了一件讓人發怵的事。同在梁家河插隊的知青戴明回憶說:『後來大家都養成了快速上廁所的習慣。』

  農村沒條件洗澡,天冷的時候,就燒點熱水,用毛巾擦一擦。天氣轉暖了,大家就會到河邊衝涼,雖說穿了游泳褲,但村裡人笑話他們說大小伙子還光『溝子』(屁股),以後他們再也沒那樣洗過。

  刷牙也差點兒成了笑料。村裡人不明白刷牙是怎麼一回事,早上看到知青們刷牙,就說:『這幫知青不知怎麼了,早上起來嘴裡吐白沫哩!』

  在邢文英眼裡,習近平是個『內向的少年,站在門口,拿本書看』。邢文英來自北京五十七中,在文安驛公社高家坪大隊插隊,習近平常來這裡找他的知青好友。戴明說,習近平從來不訴苦,也不抱怨,很堅強。在村裡人看來,習近平見多識廣,性格隨和,說話不偏激也不保守,非常實在。

  習近平身上沒有那種讓人產生隔膜的『城市味』。

  梁家河有一個後生叫靈娃,是基建隊隊長武玉華的兒子。靈娃有智力缺陷,說話不知深淺,做事冒冒失失,但是能乾活。襯裡人把他當成『開心果』,常逗他出丑。有時,靈娃讓人下不了臺,還會挨頓打。靈娃媽心疼孩子,常為靈娃的事與人打『嘴官司』。

  知青編入基建隊後,武玉華和靈娃媽都很緊張。那可是京城裡來的娃娃,靈娃萬一惹出個什麼亂子可怎麼得了!他們擔心靈娃跟知青發生衝突,勞動的時候,靈娃媽就守在靈娃身邊,但總有守不住的時候。

  習近平他們幾個知青都抽煙,勞動中間休息,大家就會卷上一支。有時習近平卷好煙,放到嘴邊剛要抽,就被衝上來的靈娃搶走,揉碎扔了。這樣的事兒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但沒有人看見習近平惱怒過。鄉親們把這事兒看在眼裡,說『近平這後生仁義』。

  1993年,習近平回梁家河看望鄉親們的時候,專門問起了靈娃。得知武玉華和靈娃媽相繼去世,靈娃進了養老院,習近平拿出500塊錢,讓武暉轉交給靈娃。

  身上沒有『城市味』的習近平跟村子裡的年輕人也很快熟悉起來。他把自己的鞋子送給家境貧困的伙伴,有時還會當起理發師,給村裡的青年人理發,有一陣兒他還當起了游泳教練,教那些只會『狗刨式』的青年學習蛙泳。梁家河返鄉知青王憲平,社員石春陽、武暉、張衛龐等,都成了他的朋友、伙伴。盡管他們都知道習近平的父親『犯了錯誤』,他是個『黑幫子弟』。

  與習近平的交往深深影響了這些伙伴們的人生選擇。與習近平交流較多的武暉,後來成了一名教師;石春陽則在習近平離開梁家河時,接替習近平當上了梁家河大隊黨支部書記。

  在梁家河一隊插隊的北京知青王翠玉這樣評價習近平:『在習近平眼裡,沒有高高低低,沒有看得起誰,看不起誰。他待人講話,總是面帶笑容,總是很和氣。這是很不容易的!』

  鄉親們已經從心底裡接納了這個北京娃,習近平還成了鄉親們了解外部世界的一個通道、一雙眼睛。(節選)

責任編輯:焦志明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