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要聞
搜 索
殲擊機女飛行員養成記:忘記是女生 記住是女飛
2018-06-11 10:31:19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原標題空軍第三批殲擊機女飛行員養成記忘記自己是女生記住自己是女飛

  東北某機場,湛藍的天空下,一列颯爽英姿的女飛行學員隊伍齊齊地走向停機坪……一架架飛機衝上雲霄,在天空中劃出美麗的航跡。由空軍哈爾濱飛行學院某旅培養的空軍第十批女飛行學員即將畢業,被授予軍事學學士學位,這意味著,這十幾名姑娘的身份將從飛行學員正式轉變為飛行員,成為空軍第三批殲擊機飛行員。

  萬裡挑一女學霸優秀到沒朋友

  『你天生就是飛行的料。』學員代玉依然記得自己在報考『女飛』時,招飛領導的這句話和當時自己的『一臉蒙』。『原本以為是句玩笑話,結果居然真的稀裡糊涂地就被安排提前一天去體檢。』代玉說,更令她沒想到的是,女飛行學員的體能測試竟然是和男飛行學員一起進行。『測試時沒有性別之分,只有合格或不合格!』代玉說。最終測試顯示,代玉的許多指標比男生還好,她的成績完美地驗證了那句話——誰說女子不如男!

  當時不只是代玉,38名花季少女經過100多項體檢,從全國數十萬名應屆高中畢業生中脫穎而出,高考成績全部在一類本科以上,很多人分數超過600分,簡直『優秀到沒朋友』。

  『招飛是萬裡挑一,但那絕對不意味著高枕無懮,殘酷的淘汰纔剛剛開始。』入學後教員的這盆冷水讓女飛姑娘們還沒來得及高興夠,便迎來了沈重的危機感。

  代玉至今還忘不了『24』離開時那不捨的眼神。『24』是曾和她同寢的學員代號,代玉不願意提她的名字。『太傷感。』代玉說,那一天,大家正飛行准備,隊長宣布了這個消息:『24』因為技術原因停飛了。前一刻還在和姐妹們熱烈討論動作的『24』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好久,好久……

  『緊張的訓練讓這些姑娘都變成了「急性子」。』教員崔建傑告訴北京晨報記者,『距離畢業還有半年時間的時候,在「全程淘汰」的培養模式下,誰也不想折翼在終點前。』

  一朵朵鏗鏘玫瑰,相繼在藍天綻放。截止到去年8月初,這批學員還剩下十幾名。正是這樣的『殘酷』,讓她們得以在摔打磨煉之後蛻變成『天之驕女』。

  沒有優待要求和男學員一模一樣

  『要想飛得好,就得忘記自己是女生,記住自己是「女飛」。』這是姑娘們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女飛行員,一個令無數人羡慕和向往的身份。然而,卻很少有人知道這光環背後需要姑娘們怎樣的付出。

  『別和我提體能!』雖然經過多年的鍛煉,體能對王嫣然來說已經毫無壓力,但絕對是不願回想的『噩夢』。『你能想象一天之內跑1個10000米、2個3000米、2個1500米和n個400米是怎樣一種酸爽嗎?』王嫣然向記者『訴苦』說,『這還不算完,還有單雙杠、旋梯、滾輪……這一天下來保你連吃飯的力氣都沒有!』有一次,連續地加練,跑著跑著王嫣然感覺大腦一片空白,耳朵裡不斷回想著自己粗重的喘氣聲,兩條腿像灌了鉛,『「快要堅持不下去了!」當時,我的腦海中不斷閃現這個念頭,可是我的腳步卻始終沒有停下來』。

  相比體能訓練,學員康健感覺航理學習更虐心。這位自帶『學霸』光環的姑娘在復雜的航理面前也不得不叫苦連連。整個飛行訓練階段近20門航理課程,數不清的數據,記不完的原理,哪一點不過關,就不能轉入飛行訓練,甚至被停飛。一次航理競賽考核前,康健睡覺說夢話都在背記參數,結果在姐妹們的一片崇拜中獲封『航理狂魔』的稱號。

  『她們剛飛的時候每個人都得帶個塑料袋。』教員劉歡毅給記者『科普』。中級教機速度快、載荷大,很多學員在初上中級教機的時候會出現不同程度的眩暈和嘔吐。

  更讓學員們『絕望』的是,她們在訓練上沒有得到旅裡的任何『照顧』,要求和男學員一模一樣。『大綱不分男女,女學員沒有任何特殊,雖然她們在身體素質上確實不如男學員,但是姑娘們從來沒退縮過。』大隊教導員李奎說道。

[1]  [2]  下一頁  尾頁

責任編輯:孫嵐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