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萬象
搜 索
政府部門社交賬號適合說俏皮話嗎?警惕『權力賣萌』
2018-04-25 08:57:19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你很萌嗎,我不是很關心

  因為給一位微博用戶的留言,揚州的網絡警察得到不少贊揚。

  『請立即刪除!』過去兩個多月裡,揚州市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衛支隊的實名認證微博賬號在一位網民的微博下多次留下這句評論。此人的微博五花八門,如代開發票、代辦假證等。警察的重復留言引發圍觀,獲得『執著』『負責』等評語。

  網絡警察搜尋網上有害信息,對發布者提出口頭警示,是職權所在。此事引發關注,主要是由於警察持續警告同一位名不見經傳的網民,而後者既不刪文也不理睬,雙方『一根筋』式的舉動產生了喜劇效果,看上去很萌,用圍觀者的話來說,『把大家活活笑死』。

  不過,假如履職止步於『請立即刪除』五個字,從效果來看是不足的,畢竟在兩個多月裡,那些信息仍然存在。

  『請立即刪除』重復一萬遍,也不足以證明『負責』。警方既然執著於此事,就應負責到底,查清當事人在微博言論後面做了什麼、是否違法,依法處置。最好是將結果公之於眾,給圍觀者一個交代,也可借此普及法律。

  從這位網民簡短而含糊的留言中,很難界定違法性質。即使違法,同一個人涉足如此多的非法業務也不多見。不能排除一種可能:一位法律意識淡薄的用戶,在不太嚴肅的場合,看到簡單復制的警方警告,決定置之不理並抱著撩撥的心態發布虛假言論。

  警察後來的留言之舉不是執著,而是形似行為藝術了,如要求刪除的一條微博是『代購國外狐狸毛皮草及鱷魚包』,只要購買合法產品並依法納稅,有沒有刪除的必要?另一條是『最近人販子新聞好多,不知道揚州會不會有』,像是普通人對社會問題的關切,勒令刪除的依據又在哪裡?『請立即刪除』的留言對依據未加說明,效力就打了折扣。少數網民就質疑了這種『靠評論辦案』的意義。

  圍觀過後,其他網民在當事人一條普通的影評下也紛紛留言『請立即刪除』,證明此事的『笑果』消解了效果。社交媒體上,擁有大量粉絲的明星,有時會將粉絲的注意力引到自己反感的某個用戶身上,眾多粉絲對此人進行調侃和語言攻擊,形成網絡暴力,這被稱為『掛粉』。客觀來說,揚州這位網民因為大眾關注度也承受了類似於『掛粉』的壓力。

  在這方面,公安部消防局近日在微博的表現要技高一籌。借用一張麥當勞在競爭對手肯德基旁邊樹廣告牌的圖片,消防局提示,『你們倆打架我不管,但廣告牌立在防火卷簾門下屬於違法』。語言生動幽默,又在清晰宣示職權范圍的同時准確普及了安全常識。

  社交網絡改變了社會生活的場景,也使權力部門可以直接對大眾喊話。公眾所需要的權力部門的『社交』表現,無非是在職權范圍內及時准確地發布信息、回應關切、提供服務,與大家平等互動。

  網絡世界有輕松的語言風格和獨特的傳播規律。不少部門為了顯示親民姿態,會刻意賣萌,以『小可愛』的模樣迎合受眾。某年『雙11』——網民戲稱的『光棍節』——前夕,一個地級市政府的官方微博發文,對兄弟城市喊話:『明天就是11月11日了,怎麼辦呢,妹紙(網絡語言,意為「妹子」)?』隨後不少城市官微加入,『該怎麼撮合他們呢?』一個個戲精附體一般,將自身代入某種角色。從這些官微的互動信息裡,看不出與自身職權、與公眾利益有何關系。

  這些年裡,權力部門在社交網絡上的打情罵俏或惡語相向時有發生。一個旅游城市的官微與網民吵架,告訴對方『你最好永遠別來!有你不多無你不少』。一家地方法院的官微任性地辱罵歌手周傑倫,一個政府部門官微則稱富家子王思聰『老公』,而為了蹭上韓國明星宋仲基和宋慧喬結婚的熱點,某縣民政局微信公眾號發文時這樣模仿網民:『今天我不想寫一個字,不想說話,因為昨天我的老公和老婆說他們要結婚了。』

  『公器私用』背後是角色認知誤區。政府部門的社交媒體賬號由僱員運營,這些僱員哪怕發布一條只有一個字的微博也是辦公,發表與公務無關的信息是浪費納稅人的資源。即使換個『畫風』,開個玩笑,『嬉笑怒罵』,也應與自身職權有關,如中國氣象局在預報天氣時,常常突破專業術語限制,使用一些精妙的比喻。

  如果世上有一類機構不適合說俏皮話,那無疑是政府。社交媒體上的發言,與政務網站一樣,都是政府書面發布的信息,不代表任何個人,發言者不是什麼自稱的『小編』,不具有人格化特征。相反要明確告知受眾,這裡發言的是機構,首先需要表現的不是『萌』『暖』或『蘇』,而是一種『對法定權力負責』的態度。

  對於權力賣萌,公眾需要保持一定的警惕。權力部門蹭熱點,跟安全套品牌蹭熱點做商業推廣是兩回事。在社交網絡上的表現,是權力行使中的一環,根本還是要看服務是否到位。一些部門在網上染上了輕浮的話風,為了吸引眼球而使用情緒化、誇大其辭的語言,發布政務信息都一驚一乍,動輒『大事』『重磅』或『你不看後悔』。還有的部門,社交賬號活躍異常,自身政務網站形如僵屍;網上姿態很低,網下架子很大;網上口吻親熱,網下打著官腔;對轄區內社會熱點避之唯恐不及,對蹭上花邊熱點倒是十分上心。看上去只為部分網民服務,而不是為納稅人服務,照樣臉難看、事難辦、門難進。此時,權力的賣萌就是作秀。一個嬉皮笑臉但不辦實事的部門,只會讓人反感。以至於有網民在現實中投訴某一問題無果,轉而上網批評這種『賣萌裝傻』現象。

  幾年前,一個城市官微被稱『暖男官微』。在解答市民『想跟男朋友領結婚證,但是家裡人不同意,把戶口本藏起來了』的問題時,這個賬號一面建議對方努力得到家長同意,一面忽然改用漢語拼音及蹩腳的中式英語告知對方可辦理戶口本掛失補辦手續。網上很流行這種句式,一向嚴肅的政府換了熱門句式或是使用了熱詞,會產生『反差萌』,制造出平等感和親切感。網民對此很是受用。

  殊不知,政府本身負有『好好說話』的義務。《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規定,漢語拼音作為拼寫和注音工具,『用於漢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領域』。微博問政顯然不屬於這一領域。

  國家的語言能力事關重大。我國為此編制了規劃綱要,並通過立法來規范使用語言文字,要求國民在公共場合自覺使用規范語言,也要求行政機關、公共服務行業從業人員作出表率。

  語言是社會變化的顯微鏡,每年都有新的熱詞進入語言生活。網絡誕生了許多不合語言規范的熱詞,如『漲姿勢』『不明覺厲』『喜大普奔』『人艱不拆』等。這些熱詞的生命力還有待時間檢驗,政府部門尤其要謹慎使用,避免推波助瀾。

  再說,權力部門萌不萌只是一種外觀,不是公眾所關心的。畢竟,古老的漢語早有一些成語來提醒世人,『以貌取人』並不足取。

責任編輯:孫嵐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