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圖片
搜 索
兒子女婿先後犧牲 對話『最感人全家福』家人
2018-04-13 09:08:06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最感人警察全家福』中的一家人

  當警察的兒子和女婿先後犧牲警服掛在老兩口衣櫃10多年農民父親從未向村裡提特別要求

  『最感人全家福』圖片來源:北京青年報

  近日,一張來自警察家庭的『最感人全家福』引起很多人關注,照片中,一對老兩口身邊的兩把椅子上,擺放著兩件他們已經犧牲的兒子和女婿生前穿過的警服,他們身後,站著的是老兩口的女兒、兒媳和孫女、外孫女。而已經70歲的張建民是這張全家福中唯一的男人。很多網友看到這張特殊的全家福後表示讓人『淚目』。

  警察兒子抓捕嫌犯時遇車禍

  張建民是山東臨沂張沙蘭村的一名普通農民,張福運是他唯一的兒子,張福運犧牲前,是臨沂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刑偵大隊大隊長。張建民說,兒子從小很懂事,學習也好,1992年考上山東公安專科學校,畢業後成了一名民警。

  『他在我們村人緣很好,大家都特別喜歡他,後來當上了警察,在臨沂市區上班,工作比較忙,就比較少回村子了。』張建民說。

  而在村民的印象中,張福運是一個典型的山東漢子。『上學的時候他比我大幾屆,但是因為都在一個村子,我們很熟悉,他性格很好,很開朗,他結婚的時候我們都去了,是一個特別豪爽的人,也是一個非常靠得住的男子漢。』同村村民張成說,『他犧牲的時候我們也都去了他家,當時心裡特別難受。』

  張福運是2005年在抓捕嫌犯的過程中遭遇車禍不幸犧牲的。當年5月2日晚上10點多,張福運接到同事的電話,報告稱一名此前綁架出租車司機的犯罪嫌疑人在一家小旅店內出現,張福運立即乘車趕往現場,可他剛到現場從車上下來,便被一輛經過的面包車撞倒,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停止了呼吸和心跳。

  兩年後警察女婿也不幸犧牲

  張建民說,知道自己的兒子犧牲時,他和老伴兒覺得天都塌了,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而不幸卻接連發生,2007年,同樣做警察的女婿也不幸犧牲。

  張建民的女婿諸葛夫賢犧牲前是臨沂市公安局河東分局巡警大隊民警,2007年,在一次辦案後遭遇車禍,也離開了人世。

  老兩口從沒提過特別要求

  在遭遇了兒子和女婿先後離世的打擊後,張建民的頭發幾乎全都白了,耳朵的聽力也越來越差,而他的老伴兒更是每每想到兒子和女婿的事情就一個人悄悄抹淚。

  但是張建民兩口子卻從來沒有想著給兒子或者女婿生前所在的單位添麻煩,甚至很少和周圍人提起自己家庭的遭遇。

  『他們一家人都是很本分的人,從來沒有因為家裡犧牲了兩個警察而到村委會提過什麼特別的要求,我們村子不大,但是很多村民都是過了好多年之後,纔知道他們家裡遭遇了這麼大的不幸。』張沙蘭村村支書張省元說。

  『我們不希望給別人添太多麻煩』

  今年清明節期間,張福運和諸葛夫賢生前的戰友和往年一樣來到張沙蘭村看望張建民夫婦,其間他們提出來想給這一家人拍一張全家福,張建民便從家裡的衣櫃中拿出了兒子和女婿的警服擺在了前排的椅子上,於是,便有了那張讓很多網友『淚目』的全家福。

  『兒子和女婿走後,他們的警服一直被掛在衣櫃裡,拍照的時候,兒子胸前的警號牌找不到了,就用女婿的代替了,所以照片上兩件警服上的警號都是一樣的。』張建民說。

  張建民並沒有想到自己一家人的照片會在網上引起這麼大的關注,『聽兒子和女婿生前的戰友說,我們臨沂這些年犧牲的警察有幾十位,我兒子和女婿是其中的兩位,像我們這樣的家庭,其實還有很多,所以我們也不希望給別人添太多麻煩。』他說。

  『看了這張照片,真的覺得很心疼,看得我流淚了。白發人送黑發人,實在是世間最讓人難過的事情,希望這一家人能夠在以後的生活中不再遇到挫折,而對於更多的人而言,希望他們能夠知道,我們的生活背後,是有多少像這樣的家庭在默默付出。』一位網友留言說。

  對話

  父親:他們犧牲後,警服一直掛在衣櫃裡

  兒子張福運的墓地就在張沙蘭村,距離張建民老兩口現在住的地方只有不到1000米的距離,偶爾閑暇,張建民就會騎著電動車來兒子的墳前坐上一會兒。但是他很少讓老伴兒跟著一起來,『她身體不好,而且一去就會哭。』

  北青報:在您的印象裡,兒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張建民:兒子從小很聽話,比較懂事也比較正直,我們生活在鄉下,他剛剛幾歲的時候就會幫著家裡乾活,上學以後成績也不錯,之後就考上了公安學校,畢業後做了警察。

  兒子曾經和我聊過,說當警察以後也沒給家裡賺什麼大錢,都是一個月1000多元的死工資,挺過意不去的。他也說有人曾經想辦事給他送過錢,都讓他拒絕了,我知道兒子是什麼樣的人,但是還會提醒他那樣的錢絕對不能拿。

  北青報:兒子做了警察以後有什麼變化?

  張建民:最大的變化就是變忙了,兒子工作以後去臨沂市區居住了,那裡距離我們老家只有10多分鍾的車程,但是他工作以後有的時候連著幾個月都見不到人,有時候到了周末,也只有兒媳婦回來,而兒子卻因為在加班趕不過來。

  北青報:兒子犧牲後兩年女婿也犧牲了,您後悔過讓兒子當警察,又讓女兒也嫁給了警察嗎?

  張建民:這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兒子和女婿我都了解,他們都是從小就希望做警察的,我並沒有後悔讓兒子去做警察,能夠從事他所熱愛的職業,其實也是滿足了他自己的心願。他們犧牲後,警服都一直掛在我和老伴兒的衣櫃裡,已經很多年了,想他們的時候就拿出來看看。

  北青報:兒子和女婿離開後,家人現在的生活怎麼樣?

  張建民:兒子和女婿生前的同學還有戰友經常會到家裡來看望我們,他們有時候會硬留一些錢,我都在本子上記著,兒子和女婿生前的單位還會發放一些撫恤金。我和老伴兒身體現在都不太好,但是我還是會隔三差五幫人做活,主要是附近有人家裡需要蓋房子的話,去做一些泥瓦工的活兒,再就是種種地,貼補一些家用。

  女兒和兒媳婦現在生活得也還好,孫女去年剛考上大學,外孫女正在上高二,她們父親走的時候,這兩個孩子纔幾歲,所以現在有時候她們過來,我也會給她們講講她們父親以前的事兒。我有時候還是會想起兒子和女婿,想起來時也會有些難受,但是生活還得繼續,我們一家人會認真過好以後的日子,也希望關心我們的人能夠放心。

  本版文/本報記者付垚

責任編輯:孫嵐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