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要聞
搜 索
向國旗敬禮!央視獨家揭秘新昇旗儀式背後的故事
2018-01-12 14:59:45 來源:央視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央視網消息:經黨中央批准,2018年1月1日起,由人民解放軍擔負國旗護衛和禮炮鳴放任務,此前守衛國旗35年的天安門國旗護衛隊光榮結束使命。

  2018年1月1日,來自全國各地的將近10萬名群眾齊聚天安門廣場,觀看了新年第一次昇國旗儀式。這也是由人民解放軍擔負國旗護衛任務後,首次舉行的天安門昇國旗儀式。那麼,解放軍儀仗隊和軍樂團全新亮相的背後,又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呢?

  20天!時間緊、任務重

  因為時間緊迫,新年首次國旗護衛的任務,對於解放軍儀仗隊和軍樂團所有參與人員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樂團副團長兼指揮張海峰說,他是在2017年12月11日下午接到的通知,距離執行新年首次國旗護衛任務僅有20天的時間。

  解放軍軍樂團副團長兼指揮張海峰:我腦袋一片空白。我們從來沒執行過這個任務,但是我們解放軍軍樂團建團65年了,從建國以來就執行國家的內外事重大工作,從黨代會,人代會開幕會,政協會開幕會,香港回歸,澳門回歸,奧運會,基於我們這種積淀,我有這個自信。

  解放軍儀仗隊大隊長韓捷:十幾天的時間難度還是很大的,因為我們在擔負這項任務的同時我們還有正常的儀仗司禮任務,還有其他一些臨時性重大任務同時都在進行著,所以對我們來說這個訓練難度還是比較大的。

  創新!新增22秒《昇旗號角》

  解放軍儀仗隊和軍樂團在執行國家重大的儀仗司禮任務方面有著光榮的傳統,而在這次被全新賦予的國旗護衛任務中,他們在傳承的基礎上大膽突破,實現創新,新增了《昇旗號角》環節。

  2018年1月1日7點32分,30名禮兵在金水橋南側列隊完畢後,天安門城樓上的八名禮號手吹響了《昇旗號角》拉開了這次昇國旗儀式的序幕。作為新增加的環節,禮號演奏成了2018年元旦昇國旗儀式中最大的一個亮點。然而,在這短短22秒的禮號聲背後,蘊藏著八名禮號手異常艱苦的付出。

  冰涼!需提前將號嘴含在嘴裡焐熱

  無論是從溫度還是從空曠度來看,室內和室外對聲音的感受與判斷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工作場所在室外的禮號手們,每天無論溫度多低,都堅持在室外訓練。

  記者:冷對於樂器,樂器的反應是什麼?

  解放軍軍樂團禮號手許鵬:樂器有的時候會失效會失靈。比如這個按鍵,它裡面都是不鏽鋼的,如果溫度低於零度,因為演奏時候裡面有水蒸氣,它可能會凍住。所以我們在做預備動作上樂器的時候,都會往號嘴裡哈氣,提昇它本身樂器自身的溫度。

  解放軍軍樂團禮號手王瑞光:純金屬的樂器,拿一會兒以後,就像冰塊一樣,非常非常涼。吹的時候,像冬天把一個冰塊放嘴上,一點兒感覺都沒有,所以必須提前把樂器上到位,用嘴含一會兒,把它焐熱,這樣嘴跟樂器號嘴的感覺纔有。

  分寸!保證指令僅能在城樓上聽到

  除了寒冷之外,八名禮號手在天安門城樓上一字排開後,最遠的兩人距離將近20米,如何控制下令聲音的大小成了另外一個難題。

  記者:你下這命令的時候,聲音不能太大,要控制在多大呢?

  解放軍軍樂團禮號手王瑞光:這個聲音要保證大家都能聽清楚,但城樓下面有很多觀眾,不能傳到觀眾下面,只有城樓上面可以聽到。經過多次的測試,纔達到現在的音量。

  緊張!第一次演練出現了失誤

  昇旗當天,在現場負責指揮的解放軍儀仗隊大隊長韓捷充滿自信。然而,事實上,在之前舉行的兩次實地演練過程中,並非沒有任何問題。

  因為長安街是青條石板,所以儀仗隊走上去後,馬靴底比較滑。而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強調的是整齊有力的動作節奏,因此有時候腳下一打滑,戰士們就對自己的動作控制不那麼精准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加強訓練的基礎上,他們還在前腳掌上釘上了一種膠皮底,以增大摩擦力。

  此外,在2017年12月28日凌晨舉行的第一次演練過程中,還出現了因為昇旗手的失誤而導致國旗沒有按時昇起的問題。

  解放軍儀仗隊大隊長韓捷:在昇旗的過程當中他要按昇旗的電鈕,但是在那天晚上,他前後有兩次沒有找到按鈕。這就會導致當國歌響起的時候,國旗還沒動,到最後國歌46秒演奏完畢的時候,可能就會出現國旗還沒有到頂,等於是出現了昇旗的失誤。

  記者:您問過他感受嗎?

  解放軍儀仗隊大隊長韓捷:他說有點兒緊張,有點兒沒找到位置,我說有什麼緊張的,一個是老儀仗兵了,再一個執行任務很多了,把心態還是要放平和。

  自豪!下達口令:向國旗敬禮

  2018年1月1日7點36分,包括解放軍儀仗隊執行隊長董世偉在內的3名分隊長同時下達『向國旗敬禮』的口令。在整個昇旗儀式中,董世偉下達的口令共有5個,他覺得『向國旗敬禮』的難度最高,也最激動人心。

  解放軍儀仗隊執行隊長董世偉:『向國旗』是由我喊,『敬禮』是由三個分隊長同時喊,因為中間有間隔,所以這個口令很難卡到一塊去,這十幾天我們大概練了得有2000多次。沒事就在操場上練,回辦公室叫在一塊練。有時候在飯堂遇見了,說來來來湊到一塊兒,咱們練練口令。

  記者:在這個過程中,你作為一名軍人你感覺最讓你激動的是哪個環節?

  解放軍儀仗隊執行隊長董世偉:向國旗敬禮那個時候。因為國旗是非常神聖的,我感覺由我指揮我們護旗方隊隊員做動作,那種感覺是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的,那種自豪感是由內而外迸發出來的。

  嚴絲合縫!奏國歌與昇國旗時間分秒不差

  在昇旗現場,對『向國旗敬禮』口令感受格外深刻的還有解放軍軍樂團副團長兼指揮張海峰。按照程序,『向國旗敬禮』口令下達之後,昇旗手按下昇旗按鈕,同時張海峰開始指揮軍樂團演奏國歌,這樣纔能確保國旗在46秒國歌演奏的時間內成功昇起。

  記者:奏國歌的時間和國旗昇起的時間必須嚴絲合縫,這個時間你們怎麼配合和掌握?

  解放軍軍樂團副團長兼指揮張海峰:昇國旗時,樂隊面向天安門,我面向樂隊,昇旗手和儀仗隊執行隊長面向天安門,他們都背對著我。2017年12月28日凌晨預演,我說我打3拍起,就是口令『敬禮——』123起,但是等2017年12月30日再預演的時候,就發現不行。

  因為按昇旗按鈕有個距離時間,所以當時儀仗隊就提出來說,國旗晚了。我說那再來一遍,『向國旗敬禮——』我打了4拍正好了。所以第2次預演的時候嚴絲合縫了,我們就按這個4拍走。

  張海峰說,儀仗隊裡的軍人們,聽了無數次國歌,國歌速度已經在所有人的血液裡、骨髓裡了,跑都跑不掉。掌握這個速度就跟念自己的名字一樣,想念錯都難。就算背對背,不知道彼此在乾什麼,也能高度一致。這是一種默契和互相的信任,因為,他們必須計算到秒,必須嚴謹到極致。

責任編輯:焦志明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