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圖片
搜 索
中國空軍運-9飛機唯一女機長:飛行不分男女
2017-12-25 14:34:08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面對面】陳金蘭:飛行不分男女

  近日,中國空軍運-9機群從西南某機場出發,奔襲數千多公裡,抵達南海某島礁進行空投演練後於當夜返回。整個空時達十多個小時,長航時長距離奔襲海島進行訓練,這在空軍運-9運輸機的訓練史上還是第一次。

  運-7女機長改飛運-9,她經歷了哪些考驗?

  記者:這次任務是突發的還是有准備的?

  陳金蘭:這次任務是我們事先有准備的遠海訓練。

  陳金蘭,目前列裝的國產新型運輸機運-9唯一的女機長,參加了運-9機群首次長途奔襲海島進行的空投演練。

  記者:准備的重點是什麼?

  陳金蘭:准備的重點除了我們的起降方法以外,還有包括去海島那邊訓練,關於我們低空訓練,模擬空投,低空會受一定的擾流影響,還有容易產生錯覺,你這些都要准備。

  記者:你剛纔談到了一個詞叫錯覺,我不知道什麼樣的情況下會產生錯覺?

  陳金蘭:海天一色,你會把海,低高度的時候,因為它參照物沒有,非常少,你會誤認為是天,海天一色。

  這次遠航,單純在海上飛行的時間就有四個多小時,這種長時間的海上飛行,對所有的運-9機組來說都是一種全新的考驗。不過,從1997年招飛入伍,到最終成為全軍列裝運-9運輸機唯一女機長,陳金蘭經歷過的困難和考驗,從來都沒有間斷過。2014年6月,陳金蘭接到命令,讓她從運-7女機長改飛國產新型運輸機運-9。當時,同一批的改裝學員當中,除了陳金蘭,其他所有的都是運-8飛行員,也都是男飛行員。

  記者:您坐這個位置?

  陳金蘭:是的,這個舵。

  記者:這叫舵,是起什麼用的?

  陳金蘭:控制方向。

  記者:這個是控制方向,左右方向。

  陳金蘭:你看,平時咱們根據自己的身高,腳的長短來調整它,調整它的前後位置,這樣就可以調整它,根據你自己舒適程度,高矮座椅上來之後,座椅,腳蹬,安全帶,這就是我們基本的口訣程序,你根據你的高度,這樣一坐,耳機一戴,然後這個用腳蹬,我剛纔說那個量,就這個量,你要用多大的勁,如果在方向突偏的情況下,比如飛機停車了,左發停車,它要偏轉,這個時候要用很大的勁。

  記者:要把它掰過來?

  陳金蘭:要蹬過來。

  記者:你要用腳的力量把它。

  陳金蘭:蹬過來,防止飛機突然向左偏或者向右偏,你這個時候就要用這樣的力要蹬到底,你的腳,你必須把這個舵蹬到底。

  由於運-8飛機操作起來比較沈重,並不適合女飛行員駕駛,而運-9機型有助力,操作起來相對輕省,但與運-7相比,對駕駛員力量的要求還是高出不少。因此,除了掌握新型飛機的原理和結構之外,腿部和上肢的力量是必須要達到的硬指標。

  記者:但是這麼大一個機器,像您的身高也不高坐在裡面,你真正控制這樣一個飛機的時候,會不會還是有時候會有一些,覺得有一些無力感?

  陳金蘭:不會。

  記者:不會?

  陳金蘭:是的,那時候你就覺得是你在操縱飛機不是飛機來操縱你。

  記者:視線也不是特別好,不像那種戰斗機視線那麼寬?

  陳金蘭:這個,但是如果到正前方,如果是跑道,比如我這個時候想它左一點,近一點,我完全能夠控制它,你看我的眼睛看著外面,其實我的手腳還在動,就像鴨子在水面上浮一樣,看到外面很平靜,其實你的裡面。

  記者:下面一直波瀾?

  陳金蘭:是的,特別在對正跑道的這個階段,是一種細小的動作,可能我的舵輕輕抵一點,我的盤輕輕掰一點,它就過來了,你看外面,但是咱們平時看飛機降落,都非常平穩,其實咱們裡面一直都在動。

  記者:完全靠機長這樣一個方式在調?

  陳金蘭:調節,就是目視對准跑道。

  然而剛開始,陳金蘭對運-9運輸機的操控遠沒有現在這麼自如。第一次作為機長接受考核,當飛行員後一直表現優秀的她甚至沒有通過。

  陳金蘭:我作為機長接受檢查的時候,那天也是非常顛,也是領導對我們的一種考驗,既然要放你機長,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把這架飛機操縱下來,特別在這種比較復雜的氣象下,領導說他說我來飛吧,我說好那你來飛吧,我休息休息,因為三邊也比較顛,我休息休息,突然在距咱們跑道一公裡,高度70米的時候,交給你吧飛機。

  記者:基本上接近著陸。

  陳金蘭:對,對准跑道馬上就開始做著陸了,這個時候只有20秒的時間,從我說的高度70米,到咱們著陸一共只有20秒,那個檢查員說交給你吧,這個時候交給我,其實他已經把飛機給我偏出跑道了,他是故意的,那我這個時候來修正,我既要把飛機修到跑道中間,還要把高度弄好,還要把我的速度調好,我就這20秒要做所有的動作。

  記者:他這麼安排不危險嗎,這麼短的時間,萬一你處理不了呢?

  陳金蘭:我們有處理不了的措施,加油門復飛,重新建立一個航線,重新著陸,但是你作為一名機長就要鍛煉你這種能力,看你是否具備這個能力,因為這個大飛機慣量非常大的,當時我從左邊不是一次就能成功的,當時給我偏到左邊,我這個時候就開始修,修的時候,又跑到右邊去了,確確實實飛機不能安全著陸了。

  記者:怎麼辦?

  陳金蘭:加油門走,我這次機長檢查就算不合格。

  記者:這種結果對你的打擊大嗎?

  陳金蘭:當然大,我還覺得不能理解,因為我是從運-7來改運-9,又是女同志,我覺得特別不能理解,我去找我們的檢查員我說對女同志,為什麼要要求這麼嚴格,我可委屈了,但是當時我們檢查員說了,你不是拐棍機長,在飛行上不分男女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記者:沒有性別之分。

  陳金蘭:沒有性別之分,不是因為你是女同志而我對你放松了要求。

  檢查員的話深深刺激到了陳金蘭,這次考試失敗後,陳金蘭投入到了連續三個月的瘋狂訓練中,除了加強力量練習之外,陳金蘭尤其進行了針對性的飛機跑道糾偏練習。故意在飛機即將降落前把飛機偏出跑道,然後再修正回來。三個月後再次檢查,第一次飛行,陳金蘭穩穩當當著陸。第二次,檢查員突然又增加了難度。

  陳金蘭:第二次我們在塔臺側方滑到我們的塔臺邊上,換座,我也沒想到我說為什麼要換座,他說你再飛飛右邊,當時我很有信心,因為已經鍛煉了這麼多個月了。

  記者:就是不斷給你制造難題?

  陳金蘭:我就再坐右邊吧,好吧,我那個時候可是一身汗,因為那時候很熱,你要靠你自己所有的我們都是機組成員,也可以左座和右座配合,但是放機長的時候,最基本的能力就是你自己能操控這個飛機,不管遇到什麼特殊情況,你要自己能夠操縱它,當時坐右邊,飛下來之後,在塔臺側方下去了,檢查員。

  記者:他對你豎了大拇指?

  陳金蘭:就是OK了,你已經過關了。

  突發的實兵拉動,她怎麼率領機群完成任務?

  運-9運輸機是我國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型戰術運輸機,主要擔負空運、空投、空降和救護等任務,最大航程達5600多公裡,最多可空降96名全副武裝的傘兵。因運-9與美國C-130『大力神』運輸機的各項戰術技術指標相當或者接近,被網友稱為『中國大力神』。成為運-9運輸機機長,很多男飛行員沒有做到的事情,陳金蘭做到了。

  記者:你坐上飛機,坐到這個位置的時候,整個感覺和剛纔采訪完全不一樣。

  陳金蘭:是不是更輕松,這個時候我坐到裡面,這架飛機就交給我了。

  記者:所有後面的物資和人也交給你了。

  陳金蘭:對,咱們就駕駛這個飛機昇空了,你說到哪裡。

  記者:所以駕駛這個飛機的感覺,特別有主場的感覺?

  陳金蘭:有主場,真是,有時候真的,每當我自己做一個起飛,或者很完美起飛,很漂亮著陸,比如這個著陸很輕,因為輕重有時候你會感覺到的,我輕輕一拉,飛機輕輕一下就接地了。

  陳金蘭駕駛運-9飛過大漠戈壁,也上過雪域高原,每年駕駛運-9的飛行訓練時間,都遠遠超過了規定時間。2015年,陳金蘭迎來了她最為艱難的一次飛行,突發的實兵拉動,駕駛運-9執行某演習任務。

  記者:是突然有了這個任務?

  陳金蘭:對,在未知條件下,當時告訴你有一個任務不會告訴你什麼時間起飛,到哪個機場落地,乾什麼活,都不會告訴你的,當時警鈴一拉響,所有的人員提好我們的飛行資料,還有我們的行李箱,在飛機上開車准備,誰開車好了,誰就先滑出,再告訴你去某個機場乾什麼。

  常規訓練都會事先告知飛行組要到哪裡去,機組可以據此事先了解目的地機場的海拔高度,跑道的長短以及天氣情況並做相應准備,但那次出航,陳金蘭他們事先對要飛往的目的地一無所知。

  記者:這個未知的狀況對飛行員本身,對機長本身有什麼影響?

  陳金蘭:鍛煉我們飛行員這種應變能力,感覺有一種作戰的那種感覺,當時因為我們去了某機場的時候,天氣突變了,當時下大雨刮大風,而且當我們進入空投場的時候是雷雨天氣。

責任編輯:孫嵐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