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萬象
搜 索
是誰制造了微信朋友圈裡的『關懷式』謠言?
2017-12-15 07:16:23 來源:新華網  作者:袁軍寶 邵魯文 陳國峰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新華社濟南12月14日電 題:是誰制造了微信朋友圈裡的『關懷式』謠言?

  近年來,帶有『別再吃了』『別再喝了』『別再用了』等字樣的『關懷式』提醒類謠言在微博、微信中頻繁出現。據了解,僅去年以來,微信闢謠工具就已對超過100萬條謠言進行闢謠。到底誰在『好心』制作這些謠言?背後有何利益鏈?

  你『抵制』過長輩轉發的謠言嗎?微信已闢謠超百萬條

  『別再喝了!桶裝水開封3天後細菌增加227倍』,這是微信『闢謠』工具12月份最新揭秘的謠言之一。這個謠言中有所謂媒體試驗、權威機構觀點,如此『專業』的『科普』文章,可能會迷惑許多讀者,進而『溫馨提示』轉發給身邊的親戚朋友。

  濟南市民羅女士說,她的母親經常會給她發一些這樣的文章,並不時提醒『最近雞爪不能吃』『豆皮不能吃』等,一開始她還跟母親爭辯,後來就乾脆『呵呵』了事。還有的采訪對象說,現在在親友群裡闢謠成了一件『不道德的事』,會被人認為『當面打臉』,或『沒禮貌』,很是苦惱。『有一次母親就嚴肅地對我說,頂撞群裡的長輩,真是不懂事。』有著研究生學歷的濟南市民陳喬說。

  『關懷式』謠言不僅給讀者帶來一些生活上的困擾,有時還會產生嚴重後果。如有的讀者看到朋友圈文章說,阿司匹林在心髒病發作時是『救命藥』,而不知道部分類型的心髒病患者服用阿司匹林反而會『奪命』,最終釀成惡果。類似的報道也不時見於報端。

  到底有多少類似的『關懷式』謠言?朋友圈到底有多少謠言?記者了解到,僅微信安全中心從2015年開始,就發布了幾十期當時的『十大謠言』,其中『關懷式』謠言佔有很大比例,例如,2016年及今年上半年兩次發布的十大謠言裡,食品安全、養生急救、兒童安全等提醒類謠言均超過半數。

  據《微信生態安全報告(2016)》,微信去年已處罰造謠傳謠賬號約10萬個,朋友圈處理謠言鏈接數超過120萬條。同時,微信專門開發的『微信闢謠助手』顯示,至今年12月已闢謠的文章數已超過100萬條。

  誰在制造『高質量』謠言?背後利益鏈復雜

  當被告知所轉發過的一些文章是謠言時,許多讀者不免要問,他們為什麼要『好心』制造這些謠言?這些讀者並不知道,其不經意的閱讀和轉發所帶來的點擊量和公號關注量,將會給幕後操作者帶來直接收益。

  記者采訪了諸多微信從業者及專家,並經多方調查後發現,微信謠言背後有故意打擊對手、誘導用戶泄露個人信息、引導用戶打吸費電話等多重圖謀,但最為重要的還是其背後的『圈粉』、轉發廣告等利益鏈。

  記者在一家大型公眾號廣告對接平臺上了解到,一萬名粉絲數以下的公眾號廣告標價費用為200-400元,而5萬名粉絲數的則上昇十幾倍至3000元左右,有的甚至上萬元。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濟南微信公眾號運營者說,閱讀量和公眾號粉絲數是廣告價格的主要依據,因此許多公眾號為迅速增加粉絲,不惜違法制造『關懷式』『事件類』等謠言。

  同時,業內人士介紹,許多謠言頁面上,特別最上端與下端,附有大量的推廣二維碼及廣告內容,讀者在閱讀及轉發的過程中也會使轉發者獲得一定的收益。記者根據這位人士的介紹,下載了幾款APP,發現上面有大量帶有廣告的文章可以轉發,價格一般為每條0.1元-0.12元。

  記者注冊成功並將部分文章分享給朋友或發至朋友圈後,隨著朋友圈點擊量上昇,APP『賬戶』上顯示的收益不時增加。達到最低提現門檻5元時,記者嘗試提現,幾個小時後記者綁定的微信零錢賬號中便收到相應轉賬。

  此外,在多個類似平臺上,還有『徒弟』制度,已注冊用戶介紹進來新注冊用戶即『徒弟』後,老用戶不僅可以立即得到幾元錢的返現,還可永久獲得以後『徒弟』20%的收益分成和『徒孫』10%的收益分成,形成類似『傳銷』的利益結構。

  山東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倪萬分析認為,謠言制作者往往會利用人們關心食品安全、同情弱者等心理,獲取較大的傳播效果,這也是為什麼『某某地孩子又被搶了』『一定別再吃了』等不斷出現的原因。有的還剪輯視頻『移花接木』、配上其他報道的圖片等,增強欺騙性。還有的業內人士指出,『關懷式』謠言還抓住老人『寧可信其有』以及渴望和子女溝通的心理,使其自願轉發,並且養生健康類謠言不易受到公安部門打擊。

  謠言止於智者更應止於『治者』

  近年來,謠言屢闢不止,花樣翻新,雖然許多只是造成人們的生活困惑或是『安全焦慮』,但不少還產生了巨大危害。

  例如此前『打針西瓜』『塑料紫菜』等謠言給相關種植戶和企業帶來巨大經濟損失,類似『塑料大米』等謠言更是引發強烈關注,甚至影響到行業形象。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匡文波說,謠言傳播遵循這樣一個公式:謠言殺傷力=信息重要程度×信息模糊程度。要減少謠言危害,需要相關部門、單位、個人等及時回應,提高信息透明度,降低模糊性。

  倪萬建議,許多看似正能量的謠言,闢謠需要尋證、分析,成本相對較高,可以選取同一類謠言中最有代表性、傳播最廣的一條予以回應,進而讓讀者產生『既然這條信息是假的,類似的信息是不是都不一定是真的』的思考。

  據了解,近年來為打擊謠言,微信等平臺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例如,微信官方不僅不定期發布謠言榜,還開發了『微信闢謠助手』小程序。據微信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這一平臺已有超800個第三方權威機構加入,包括網警、國家食藥監系統、中央媒體等。近半年來就處罰公眾號約4.5萬個。

  中國科普研究所助理研究員王大鵬建議,政府相關部門不僅要對『事件性』謠言加大打擊力度,還要著重對其他如養生、健康等類別謠言加大關注,特別是對有組織、有利益動機的謠言制造者加大處罰力度,揪出背後的利益鏈。

責任編輯:楊雪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