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要聞
搜 索
盤點那些年我國為外國成功發射過的衛星
2017-12-15 07:10:49 來源:人民網  作者:覃博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12月11日零時40分,我國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成功將阿爾及利亞一號通信衛星發射昇空,衛星進入預定軌道,發射任務獲得圓滿成功。新華社記者琚振華攝

  人民網北京12月14日電 國家主席習近平11日同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弗利卡互致賀電,祝賀阿爾及利亞一號通信衛星在西昌發射成功。

  習近平在賀電中指出,阿爾及利亞一號通信衛星項目是中阿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的重要體現,開創了中國同阿位伯國家開展航天領域合作的成功先例,將為推動阿爾及利亞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社會進步發揮重要作用。

  黨的十九大報告專門提到建設『航天強國』,凸顯了航天在強國夢中的戰略支橕作用。此次衛星發射,只不過是我國航天為世界各國進行高科技服務一個縮影。

  一箭多星『豪華』享受

  1981年9月,中方成功地用一枚『風暴一號』運載火箭將一組三顆『實踐二號』衛星送入地球軌道,成為全球第四個獨立掌握『一箭多星』發射技術的國家。從那時開始,一箭多星類型的發射就吸引了航天愛好者們最多的目光。巧合的是,我國首次為外國發射衛星也是一箭多星。

  1990年7月16日,西昌發射基地用一枚『長征二號E』運載火箭,將一枚美國造的澳大利亞澳星模擬衛星和一枚巴基斯坦『巴達爾一號』科學實驗衛星成功送上軌道,圓滿完成『一箭雙星』的『開門紅』。在此後的發射歷程中,一箭多星的形式也多為一箭雙星——從1990年至今,外國衛星在華共11次享受了一箭雙星的『待遇』。

  『一箭多星』發射方式分為一次性將多顆衛星送入相同或相近軌道,以及分次分批釋放衛星進入不同軌道兩種方式。無論采取哪種方式,只多了一顆衛星發射任務的『一箭三星』,難度遠超『一箭雙星』。即便如此,從2014年10月24日『長征三號丙改二』運載火箭將盧森堡制造的4M無線電信標和『哥本哈根次軌道』等民間組織共同發起的探月計劃『口袋飛船』微型試驗飛行器PS86X1,與『嫦五』飛行試驗器一起昇空開始,外國衛星在華也有了三次『一箭三星』發射經歷。

  如果說『一箭雙星』是豪華待遇,『一箭三星』是鉑金待遇,那麼『一箭四星』可謂享受『超白金待遇』。目前的兩次發射均由酒泉發射基地負責。2013年4月26日,『長征二號丁』運載火箭將土耳其的TurkSat-3USat立方星、厄瓜多爾NEE-01『珀伽索斯』立方星和阿根廷CubeBug-1『貝托艦長』立方星,與我國的『高分一號』衛星一道,送入太空,最終漫步於太陽同步軌道;2017年6月15日,『長征四號乙』運載火箭將阿根廷Satellogic公司小衛星,與我國首顆大型X射線天文衛星——硬X射線調制望遠鏡衛星『慧眼』和歐比特公司『珠海一號』遙感微納衛星星座A/B星一道,送入近地軌道。

  系列發射聲名鵲起

  摩托羅拉的手機在我國的70後和80後心中有著難以忘卻的一席之地,但鮮有人知曉摩托羅拉曾利用低軌道衛星群實現全球衛星移動通信的方案一度被視為體系最為完整、內容最為具體,進展最快的全球衛星通信方案,更鮮有人記得這個『銥星』系統的多顆衛星上天的功臣是中國航天人。

  從1997年9月至1999年6月的不到兩年時間內,太原發射基地六次使用『長征二號丙』系列運載火箭將12顆『銥星』送入圓形極地軌道,佔『銥星』總數的六分之一。值得一提的是,這六次發射全部是『一箭雙星』模式,中國航天人的自信可見一斑。

  『銥星』委托中方進行系列發射,對於當時的中國航天發射給予了新的研究課題,也在外貿訂單方面對於衝破歐美『壟斷』起到了助力作用。

  聯合研制互補長短

  衛星的成功發射,其價值不僅僅從發射難度本身體現,更會體現到設計、運輸、後勤、發射等整個研發團隊的團結互助精神上。這一點,在跨國團隊中尤為重要。

  同為金磚國家成員,同是領土面積居世界前五的大國,中國與巴西在『資源一號』系列衛星項目的合作上堪稱楷模。兩國領導人曾表示,該項目體現了兩國科技合作最新成果和水平,不僅為兩國經濟社會發展作出重要貢獻,更體現了發展中國家間科技創新合作的潛力。

  從1999年到2014年,中巴團隊精誠合作,四次成功發射『資源一號』系列地球資源衛星,並將衛星圖像免費向非洲和拉美國家分享,秉承了南南合作精神,具有歷史意義。在此產生的輻射效應下,尼日利亞、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烏拉圭、阿根廷以及上文提及的阿爾及利亞等多個拉美和非洲國家,先後委托中方發射本國衛星。當然,其中也有『幸運兒』搭乘上文所提的『豪華』多星發射馬車。

[1]  [2]  下一頁  尾頁

責任編輯:楊雪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