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地方新聞
搜 索
火箭『心髒』的焊槍手——『劉老焊』
2017-12-07 20:12:22 來源:央視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央視網消息:身穿藏青色的阻燃工服,靜靜地坐在操作臺邊,戴上口罩和焊帽,右手焊槍、左手焊絲,劉紅光將手裡的工具慢慢挪到操作臺上試片的連接處,盯著看了幾秒,閉上了眼睛。

  按下焊槍控制開關,銀白色的弧光亮起,右手的焊槍緩緩平移,左手有節奏地一點點添絲,大約20多秒過後,弧光收起,焊接結束。劉紅光睜開眼,看向試片連接處那條勻稱、閃耀著金屬光澤的『魚鱗紋』,微微點頭……

  劉紅光,這位焊接組副組長、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評聘的首屆『首席技師』,展示了他的絕技——『盲焊』。

  火箭發動機殼體焊工劉紅光

  年少成名:從小學徒到首席技師

  剛參加工作那時人多活少,通常來講,當徒弟三四年可能也無法獲得一個獨自焊接的機會。為了能夠更好地掌握焊接技術,在師父焊接時,他一直站在旁邊觀察著,不放過每一個細節。在工作結束後,利用零散時間找一些邊角廢料來進行練習。在他學徒期間,焊過了不計其數的試片,那時經常有同事們和他開玩笑說:『小劉瘦成了玉米稈,小臉烤成了土豆皮!』辛苦歸辛苦,日復一日的練習讓他掌握了紮實的基本功。

  1998年,工廠當時舉辦了第一屆導師帶徒活動,有幸能和陳勇師傅結為師徒,在師傅陳勇的指導和幫助下,劉紅光獲得了理論考試與實踐操作的雙第一名,成為工廠有史以來第一個從初級工直接晉昇為高級工的技能工人。

  焊工,有時候被看作『努力不長智,費力不露臉』的工種。這也側面反映了這個工種的單調與不足為外人道的辛苦。有時候在一些空間狹小的作業場所,焊一個工件時一個姿勢要保持一整天,結束的時候通常都直不起腰了,夏天,焊槍噴出的火焰有200多攝氏度,基本上就是臉上電弧烤,身上『蒸桑拿』;冬天,有時需要趴在冰冷的產品上,關節經常麻木和青紫。焊工還有一個特點,牽一發而動全身,有時候長出一口氣或手臂哆嗦一下,都會影響到焊縫的整體質量。有一次,在焊接產品的時候,有一大塊火紅的焊渣掉到了防護服上,一開始沒察覺到,等感到腿發燙的時候,厚厚的衣服已經燒出一個碗口大小的洞,即使這樣也只能輕輕的彈掉衣服上的焊渣,繼續完成手頭上的工作。

  『由於焊接工作的特殊性,手中的焊槍就是航天產品的生命,必須每時每刻保持百分之百的精神集中,用心感受每一條焊縫,用心去凝結每一個焊點』,這是他多年踐行的准則。2000年,劉紅光參加內蒙古第四屆焊工技術比賽獲優秀獎,被評為『全區優秀青年崗位能手』;2002年,在首屆中國航天科工行業職業技能競賽中,獲電焊工第三名,同年,獲『全國技術能手』光榮稱號;2004年獲航天科工集團公司青年崗位能手;2005年獲『中央企業青年崗位能手』, 2009年評為集團公司『首席技師』。

  保證焊縫從內到外完美

  苦心鑽研,一道焊縫就是一條生命線

  發動機作為航天產品的心髒,焊接工作是重要的一環。『每一道焊縫,都是一條生命線,焊一道就要合格一道。』工作中,劉紅光不放過每一個細節、每一條焊縫,他不斷探索鑽研、精益求精,在多年的工作中總結出了『望、聞、問、切』工作法。

  『望』即『觀察』,是工作中的第一要訣。至今劉紅光還記得剛入廠時的窘困,剛來時什麼都不會,連焊槍都拿不穩,而且沒有產品可以用來焊接,最好的學習方法就是看師傅工作,每當師傅乾一件活時,他在師傅旁邊就盯在那裡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觀察師傅『什麼時候下槍,從什麼方位入手,焊接到什麼火候』,都熟記於心,好像自己比師傅還投入、緊張,如遇到什麼當時難以弄懂的問題,用隨身攜帶的小本子記下來,工作之餘向師傅進行請教。

  『焊接雖然有成型的工藝,但有時手法很重要,熟練的焊接感覺是保證產品質量必不可少的條件』,這就是劉紅光的第二個要訣『切』,『切』即『實踐』。由於航天產品的高質量及材料的特殊性,剛當學徒工那幾年,只能利用廢棄的不同型號的舊鋼板邊角料、焊條進行焊接練習。練習中可以從多個角度、方位進行試片焊接,不斷摸索、積累其中的經驗。為了完成某高難度產品的焊接任務,他通過改進焊槍噴嘴,利用廢棄的幾個不標准噴嘴,經過幾天的打磨,磨制出來適合此型號產品焊接的噴嘴。

  按照傳統做法,焊接某個型號的產品,先由工藝人員出工藝,比如用多大的電流、電壓,選擇什麼樣的焊絲、添絲速度如何,用什麼樣的焊接方法,並且這種工藝相對固定。但實際上,工藝給出的往往是一個參數范圍,具體哪個值是最佳條件,還要靠實踐摸索。老師傅們過去基本上是憑感覺、憑經驗,而劉紅光將這些感覺、經驗與每一次生產實踐結合,給很多項工藝明確了更具體的參數,按照他提供的這些參數和工藝,幫助同事們可直接可以焊出成品。

  劉紅光的第三個要訣是『聞』。向書本學習是他常年堅持不懈的習慣。在自己家裡,小小的書房中堆滿了各類書籍,其中以焊接類居多。幾年間,他利用自己休息時間,自學了大量焊接、機加、科技、工藝等方面的書籍,光工作筆記就做了20餘本,並且順利修完了電大的課程,獲得本科畢業證書。俗話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工作中,時時處處向他人、向實踐學習,並且有創造性地學習,打破慣有的思維習慣和工作模式,學習他人的絕活,轉化成自己的技能。

  『問』即『思考』,是劉紅光的第四個要訣。固體動力事業沒有完成時,永遠都在進行時,工作中會不斷地遇到新問題。向難題不斷發問,向瓶頸不斷發問,是他多年來一直保持的工作習慣。也正因為這個工作習慣,針對不同型號產品特點,他摸索、研究出了多種焊接方法。

  在他的車間儲物櫃裡有一個筆記本,上面寫有工作總結、工藝優化記錄、產品缺陷解決方案等。最新的一次記錄是關於某型號點火器後期檢查出焊縫裂紋的分析。這是一個存在了10多年的老問題,劉紅光把不合格產品拿回來解剖尋找原因,改進辦法後該型號產品的後期合格率從30%左右提高到90%以上。

  這裡,不得不提劉紅光擁有的絕活絕技『盲焊』。他最擅長的手工焊需要兩手配合,焊絲與焊槍頂端鎢極的距離以毫米計算,鎢極與焊件之間的距離也保持在1毫米左右,遠了近了都會影響焊接效果甚至導致焊接失敗。『盲焊』,就意味著對這1毫米距離的把握不靠眼睛,而只靠手上的感覺、焊接聲音的變化。

  無論多麼不規則的焊件、多麼難掌控的材料,劉紅光最終都能『賦予』它們一條外表勻稱美觀、內裡組織均勻致密的焊縫。這種焊縫外觀上就像一片片魚鱗錯落疊加,每一片之間疊加的寬度基本相同,因此叫『魚鱗紋』。

  2014年8月,『嘉克』杯國際焊接技能大賽舉行,28家央企派出選手,還有11個國外代表隊。這一次比賽中,劉紅光表演的就是絕技『盲焊』。最終,劉紅光用無懈可擊的表演贏得了外國評委的稱贊。有幾位俄羅斯專家對他的盲焊技術非常感興趣,拿著照相機不停拍他寫的英文操作簡介。而對劉紅光來說,短短10分鍾的表演,濃縮了他20多年的一線焊接實踐和創新。

[1]  [2]  下一頁  尾頁

責任編輯:楊雪
【專題】中國夢·大國工匠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