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地方新聞
搜 索
青島追『老賴』的人:一年有200多天都在出差
2017-10-11 10:22:48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對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二庭的37名法官來說,日常工作可以用兩個字概括:要錢。

  這個負責『執行實施』的法庭,接到的大部分案件都涉及經濟糾紛。多數時候,法官都在忙著尋找被執行人及其財產。他們在北京最繁華的地段查封過房產,也在某些不知名小鎮的招待所裡找過人。

  青島中院立案的最低標的額是3000萬元,這麼大額度拖到執行程序,當事人多是鐵了心不想還錢的『老賴』,法官們早就體會了『要錢比要命還難』的道理。很多人常年『跑路』,有些乾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寧願被拘留也不願拿出一分一毫。

  不僅僅在青島,『執行難』一直制約著正義走出判決文書,走向現實世界。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提出:『要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破除實現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藩籬。』

  一年半過後,全國法院執行案件的結案量快速上昇,僅今年上半年就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8%。

  青島中院的37名執行法官也在加快他們尋找的腳步,僅今年7月,他們的足跡就到了10個省份的14個城市。有人合上了案卷,也有人千裡奔波,無功而返。

  一年有200多天都在出差

  每周一上午是執行二庭的例會時間,這是人員最齊的時候。幾乎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法官們經常帶著行李來開會。一到下午,他們就會去往不同省市。有時整個庭裡只剩下執行二庭負責人孫林一人,『在家指揮調度』。

  副庭長於江濤數了數,2016年他有200多天都在外地,有時剛回青島,『屁股還沒坐熱』就又要出發。

  『現在財產轉移只需要幾分鍾的時間,在家磨嘰一會兒,人家早就把錢轉走了。』做了十幾年執行工作,於江濤早就諳熟這個『貓鼠游戲』的規則。

  法官徐曉辦過的一個案子裡,申請執行人在寧波有位在銀行工作的朋友,提供信息說被執行人在銀行存了1500萬元。徐曉馬上趕往寧波,去的路上就從電腦上看到,那個賬戶『一百萬元一百萬元地往外轉賬』,等他們到寧波時,只剩下400萬元。

  庭裡一位年輕法官把自己的工作稱作『速度與激情』:為了趕時間,接到線索就要用最快的速度趕到。

  『到車站買到什麼票就坐什麼車,我們經常要坐綠皮火車,夏天沒有空調,裡面人都熱得光著膀子。』這位法官在辦公室准備了牙膏牙刷,有時出完一次差,還沒回家就又要出差了。

  2016年之前,即使在專網上查到被執行人的銀行存款,凍結、扣劃等操作也要到銀行現場辦理,這就為轉移財產提供了時間差。青島的這些執行法官幾乎都有過千裡夜奔,但到場後發現人去財空的經歷,飛機或火車都趕不上被執行人手指在手機屏幕上幾個點擊動作的速度。

  2016年2月底,人民法院網絡查控功能上線,與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實現了網絡對接。法院對被執行人在全國任何一家銀行的賬戶,都可以直接在網上查詢、凍結,甚至扣劃。之前幾個月都查不清楚的賬戶,現在幾秒鍾就能在電腦屏幕上一覽無餘。

  不同於金融資產,一些實物財產需要現場查扣。無論法官們跑得多快,都無法保證總有收獲。

  法官趙紅旗有一年去長春查封一批大型機械設備,第一次去現場勘查時,工業園區裡還是一片機器轟鳴的熱鬧場面。第二天行動時,裝滿幾間廠房的設備,一夜之間消失了。

  副庭長劉常青曾經去青海的無人區尋找被執行人的礦產。『戈壁灘一望無際啊,就像大海一樣。』那是這個生在海邊的山東人第一次到無人區,『車一開就是六七個小時,路都沒了。』

  在海拔4700多米的地方,同行的兩位法官『走路都是飄的,吃飯也不敢吃,半夜嘔吐』。

  幾天下來,法官們的身體承受力達到了極限,纔找到幾處礦井。結果這些礦井因為各種審批手續,沒法拍賣,『等於空手而歸』。

  讓被執行人坐下來,這需要法官的智慧和必要手段

  除了查財產,找人也佔據了執行法官的大量時間。

  『有些被執行人為了躲債,一早出門晚上纔回來,我們就得在他住所旁邊盯著。』於江濤介紹自己的『蹲點』經驗。『要麼我們一早四五點鍾出發,在他出門時逮到他;要麼我們就晚上七八點鍾出發,在他回家前逮到他。』

  乾了十幾年執行,於江濤早就把自己的急性子磨平。這份工作教會他的除了耐心,還有『一些心理學和臨場應變的能力』。

  有次他追蹤到一個被執行人,剛好看到被執行人的轎車停在旁邊。於江濤讓這位『老賴』交出車鑰匙,對方卻堅稱鑰匙沒在身上。

  『我們又沒有搜身的權力,當時真的很無奈。』於江濤說,在與『老賴』的對峙中,他們時常碰到這種情況,『我們畢竟不是警察,在現實工作中不管是執法手段還是執法依據,都受限制。』

  沈默片刻,於江濤忽然對汽車踹了一腳。被執行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兜裡的汽車鑰匙就發出了報警聲。

  鑰匙交出了。

  查控網上線後,被執行人藏匿財產的難度大了不少,但提前轉移財產、變更產權人等手段都可以躲避追查。執行二庭的法官們都清楚,技術手段雖然提高了效率,但有些難辦的案子,仍然需要經驗來破解。

  一個幾乎已成定律的經驗是『知己知彼,投其所畏』:找到被執行人的軟肋,他們怕什麼,焦慮什麼,法院就采取什麼樣的措施。

  『書記、主任、人大代表就怕被罷免,有些老板怕丟臉,上了「失信」(即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乘不了飛機,上不了高鐵。』一位法官介紹,『沒有被執行人是在很舒服的時候來和解的,都是難受得受不了了纔來和解。』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若乾規定》出臺,第一次將對『老賴』進行信用懲戒的措施納入到制度中。

  於江濤見過很多『老賴』,一開始接觸時,他們就是一副『我無所謂,我還欠很多錢呢』的樣子。

  『但我們有威懾機制。一般我們會告訴被執行人,要是不履行,首先我們要把你上「失信」,上去之後工程招投標、銀行借貸都做不了;第二我要對你「限高」,限制高消費,坐不了飛機和高鐵;如果再不履行,那我們就可以拘留你,拒執罪(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

  『善戰方能言和。』一位年輕法官總結說,執行法官最願意看到案子雙方當事人最終坐下來解決問題,『但怎麼讓失信的被執行人坐下來,這就需要法官的智慧和必要手段。』

[1]  [2]  [3]  下一頁  尾頁

責任編輯:孫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