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國內萬象
搜 索
一個盲人的『西行漫記』:從北京40天徒步到西安
2017-09-29 14:05:25 來源:中青在線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一個盲人的『西行漫記』

  執筆: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楊海琴

  視頻編導:賈夢夢

  H5制作:中青融媒工作室

  文稿編輯:蔣韡薇

  9月20日晚10點,喀什機場有一些寒意。盲人曹晟康手執盲杖,摸著欄杆,緩緩走下飛機舷梯。

  在圓滿完成從北京到西安的徒步旅行後,他又一次出發了,開始他尋訪『一帶一路』的第二段旅程。

  『今年的夢想一定要在今年完成!』

  曹晟康計劃在春節前完成西安到新疆喀什4700餘公裡的旅程。全程以徒步為主,遇到特殊情況再搭車。

  原定的線路是從西安到喀什,但因為已經入秋,基於對新疆天氣、路況的細致分析後,曹晟康決定逆行,從喀什到西安。

  他多麼渴望有人能夠在這段旅途中,為他講述遠方的平原、深谷、山川及河流的景色。遺憾的是,他未能找到同行的志願者。

  過去的5年,曹晟康走過全球6大洲34個國家,並在2016年成功登頂『非洲屋脊』乞力馬紮羅山。在戰勝了一個又一個的『不可能』後,他的新目標是:用兩年的時間尋訪『一帶一路』沿線,用心去感受一路的風景。

  出發前,曹晟康在他的手機中安裝了徒步旅行軟件,並設定好路線。他選擇的是『絲綢之路經濟帶』中西北方向的線路,從北京出發,經過西安、新疆喀什、阿富汗、哈薩克斯坦、匈牙利,最後到達魅力之都巴黎。

  北京到西安,是曹晟康的『一帶一路』徒步的首段旅程,全程1100多公裡,穿越河北、山西、陝西3省40多個市縣。2017年8月27日,曹晟康抵達西安。這一路走了40天,手機App顯示,他走了超過135萬步。

  2017年5月,曹晟康在收聽新聞時得知,北京正在舉辦『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一個念頭從他腦中閃過。『沿著線路,探尋古人走過的足跡,也是很有意義的經歷。』這位把環游世界作為夢想的盲人踏上了征程。

  為了不讓年邁的父母擔心,曹晟康悄悄地出發了。『你圖什麼?又很危險!』半個月後,電話那頭,曹晟康聽到母親擔心又不解的質問。

  2017年7月19日上午,曹晟康和志願者吳凡從河北省涿州市琉璃河檢查站出發,一對盲杖,一副墨鏡,一個大背包,是曹晟康的全部家當。

  出發前,曹晟康在微博中招募志願者,但他無力支付同行者的費用,這讓許多人打了『退堂鼓』。

  曾與曹晟康一起跑步和攀岩的吳凡,是北京外國語大學的一名學生。盡管兩人只有幾面之緣,但吳凡一直被曹晟康的勵志故事所感動。『我想陪曹老師一起走這段旅程,保證他的安全,並幫助他實現夢想,對我自己來說也是一個磨練自己的機會。』吳凡說。

  曹晟康拿出全部積蓄,帶上某盲人軟件公司的贊助和朋友們的支援,與吳凡肩並肩出發了。

  出發3天後,曹晟康的腳上就磨出了很多大水泡。緊接著,他發現自己的大腿根也磨破了。『如果不挑破這些水泡,第二天就沒法走路,挑破後,晚上又疼得睡不著。』曹晟康只能咬著牙,忍著痛,讓吳凡給自己挑水泡。

  『我150斤的體重,加上30多斤重的背包,腳上水泡的傷口實在太疼了,為了減輕疼痛,我只能加快步伐,減少與石子接觸的時間。』曹晟康說。疼痛難忍時,他就為自己加油鼓勁兒,每天保持行進25公裡。

  出發後第5天,一場瓢潑大雨突然而至,曹晟康被雨水淋得渾身打冷顫,鞋子裡灌滿了雨水,受傷的腳更疼了。

  『吳凡,加油,我估摸著快到落腳點了。』曹晟康鼓勵著身邊的志願者。

  在河北省石家莊市井陘縣,曹晟康和吳凡沿著盤山公路在太行山脈間穿行,此時已是他們出發後的第12天。

  狹窄的盤山公路,留給兩人行進的空間非常小。左邊是呼嘯而過的大卡車,右側是近一米深的排水溝。原本計劃並排走的倆人,改為吳凡在前面走,為曹晟康排除障礙物。

  驕陽似火,乾澀的空氣中,不絕於耳的鳴笛聲在兩個人的耳旁響起。忽然,吳凡聽到曹晟康『哎喲』一聲,回頭發現曹晟康摔倒在排水溝裡,他卻像沒事兒似的說:『盲杖拄空了,重心不穩,收都收不回來!』吳凡急忙跑過去抓曹晟康的胳膊,想拉他起來,『謝謝,我自己能爬起來!』爬起來後,曹晟康強忍著膝蓋扭傷的劇痛,橕著盲杖繼續前行。細心的吳凡從他那故作鎮定的臉上捕捉到一絲沮喪。

  走過了盤山公路,兩人行走在通往陽泉市區的一條公路上,路邊塵土飛揚,每次有大卡車經過時,卷起的煙塵在空中彌漫,灰塵和沙礫落滿他們的衣服和頭發,只能屏住呼吸,繼續前行。

  每日的行進中,與烈日、風雨、傷痛、塵土相伴的,還有飢餓。有時,一路沒有餐館,等到發現路邊有餐館時,已是下午3點。

  第16天,離開山西省晉中市壽陽縣城,他們深入到一片丘陵地帶。黃褐色的土丘連綿不絕,形態各異,路上鮮有車輛經過,帶給他們一份久違的寧靜。曹晟康聽著吳凡的描述,似乎也感受到了周圍的美景,激動地唱起了歌:『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大風從坡上刮過,不管是東南風……』唱到動情處,曹晟康還忍不住舉起手中的盲杖朝天揮舞。

  在山西的太谷縣,兩人穿行於太谷老城之間,追尋晉商的足跡。曹晟康撫摸青磚黛瓦,用觸覺感受著歷史的紋理。在老宅的木柱、斑駁的石牆中,他似乎『窺』得了當年的雕梁畫棟。在老城裡的吆喝聲中,他想象著從前車馬喧囂、商賈雲集的畫面。

  第30天,走在汾河大橋上,聽著潺潺的河水聲,曹晟康興致勃發,對吳凡講起了自己35歲時首次出國時的經歷。

  2012年4月,他首次踏出國門,歷時24天,只身穿越柬埔寨、泰國、越南和老撾。

  在越南的漂流船上,聽著耳邊傳來的嘩嘩水聲,曹晟康很想知道河水是什麼樣子。同船一個懂漢語的人告訴他,河水的顏色是清澈的。

  『清澈是什麼樣子的?』曹晟康問。『就像玻璃那種透明。』『玻璃的透明是怎樣的?』

  沒辦法,那人只好抓起曹晟康的右手,放進河水裡。『這就是透明!』

  曹晟康仔細地感受著,腦子裡想象著各種畫面,並用自己的方式理解了什麼是透明:透明就是自己看不到的風景,透明就是每一個幫助他的人的那顆溫暖的心。

  在老撾,他用僅會的幾句英語問路,當地人告訴他往南走。他根本不知道南是哪個方位,試著往前走了幾步,當地人『NO、NO』地攔住了,拉著他的導盲杖拐了幾個彎放下,『Yes, Yes』。

  每次想要搭車時,曹晟康就站在路邊,伸著大拇指,用蹩腳的英語喊著『Hitchhike,Free, No money(沒錢,免費搭車)!』總會有車停下來把他送到目的地。

  兩眼看不見,語言又不通,『雙盲』的曹晟康在異國寸步難行。衣食住行只能靠打手勢。

  『想找旅館睡覺,就打呼嚕,想吃飯就吧唧嘴。』這是他在旅行中總結出的最好用的交流方式。

  每逢過馬路的時候,總會有好心人幫他一把,作為回報,他有時會在馬路邊幫別人揉揉腰背。

  『我看不見風景,但能感受到人心。這也是我不斷行走、挑戰自我的原因。』曹晟康說。

  曹晟康也曾有過一雙明眸。8歲那年,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讓他變成一名盲童,他日益自卑與消沈。14歲到18歲期間,他曾多次離家出走。在寧波,他睡過天橋,被人用刀抵住腰部搶劫。他還被人騙到東莞的建築工地上打了幾個月黑工,後來自己逃了出來。從19歲起,他開始從事盲人按摩。2011年,34歲的曹晟康從收音機裡聽到一個叫翟墨的人,獨自駕著帆船完成了環球航行。這種傳奇的人生令曹晟康心生向往。『這個世界還有許多美好,我憑借耳朵、知覺也一樣能感受到』。

  2013年,他游覽印度,成功橫跨美國10個州;2014年,他在澳洲工作並旅行了3個月,又在秋天用一個月完成歐洲之旅,游覽了法國、比利時、盧森堡等國;2015年,他游覽墨西哥、智利;2016年,他前往非洲,在向導的帶領下成功登頂乞力馬紮羅山。

  『我終於登頂了!』登上乞力馬紮羅山山頂,曹晟康用手摸著山頂的標識木架,盡管看不到木架的顏色和形狀,但他想能夠丈量一下架子的高度也行。『夠不著的時候就用那個盲杖。對於眼睛正常的人來說是看一看,而我完全是在腦海裡勾畫。』每次提起此事,曹晟康都會覺得意猶未盡。

  『敢於走出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在不斷自我挑戰中,曹晟康內心的自卑和壓抑已漸漸消失,環游世界的夢想也隨著他的兩根導盲杖在世界地圖上慢慢點亮。

  一路上,他感動著路人,路人也鼓勵著他。這次西行之路上,一位賣西瓜的河南大姐聽說曹晟康是從北京徒步走過來的,用難以置信的表情注視著曹晟康。

  『我覺得你們真了不起,我有個17歲的孩子,真希望他能像你們這樣堅強。』大姐想用她的西瓜車幫曹晟康和吳凡拉行李,曹晟康謝絕了。

  曹晟康說:『人生來不得半點摻假,你若幫我拉了行李,那我這徒步就沒啥意思了。』

  旅途中,曹晟康還帶著吳凡一起撿垃圾,向路人宣傳環保理念。在他看來,不光要徒步旅行,還得力所能及地做些什麼。

  盡管旅途艱辛,但曹晟康和吳凡不放過任何一個他們可撿的塑料垃圾。尤其在車多的路段,為保證安全,吳凡在撿垃圾的時候都要提前觀察。北京到西安的旅途中,兩人共撿了1000多個礦泉水瓶。

  沿途不乏質疑的聲音:你們圖個啥?環保組織給你們多少錢了?

  『一分錢都沒給我,也沒人要求我這樣去做!』曹晟康總是笑呵呵地回應。

  在小飯館吃早餐,一位食客好奇地問他們背著大包出來乾什麼的。在他們介紹了自己的經歷後,這位食客說,『你們是有錢和時間沒處花了,吃飽了橕的。』兩人只能無奈地笑笑。

  曹晟康說:『其實不被理解纔是最難走的一段路,但習慣了、想通了也就覺得沒什麼。每個人的角度不同,再說畢竟萍水相逢、了解不多。』

  『曹老師,你快看!今天的天好藍啊,這裡的山真是太壯觀了!』每次眼前出現迷人的風景時,吳凡激動起來,就忘了曹晟康是盲人。曹晟康總笑著回應,『我看不見它們,就讓它們看看我吧。』

  一路走來,呼嘯開過的列車、從車窗遞出的礦泉水、村莊裡此起彼伏的狗吠、盲杖摩擦地面的沙沙聲,還有吳凡『不要並排』『注意安全』的不斷提醒聲,都被曹晟康一一記下。

  2017年8月27日,抵達西安大雁塔南廣場,曹晟康給了吳凡一個大大的擁抱。這一刻,40天的堅持終於有了交代。

  『我以行動證明了盲人旅行並非天方夜譚。』曹晟康的聲音有些顫抖,『雖然看不見風景,但是我在路上,本身就是一道獨特的風景』。

責任編輯:孫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