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新聞
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布『秋風2017』第二批『三假』案件  巍巍昆侖下 忠誠鑄警魂(平安中國·調研行)  午盤:滬指跌0.05% 油服領漲環保領跌  臺灣垃圾費隨袋征收有講究  第十三屆全運會倒計時100天活動在天津舉行  中央和國家機關系列法治講座第二講在京舉行  285米巨型白練!浙江天臺重現大瀑布自然景觀  習近平會見韓國總統特使李海瓚  3名男子非法獵捕瀕危野生動物畫眉鳥被判刑  編造『夜宿故宮』 女主播被行拘 
  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內  >  地方新聞

最後的時光——追記海歸戰略科學家黃大年

http://internal.dbw.cn/ | 2017-05-19 15:18:50
 作者:陳聰、吳晶    來源:新華社    頻道主編:楊雪

  新華社長春5月18日電 題:最後的時光——追記海歸戰略科學家黃大年

  2016年11月29日,夜色如墨,天幕盡染。北京到成都的飛機上,黃大年突然暈倒。當時誰也不知道,這是黃大年走到生命盡頭,身體發出的最後預警。

  12月4日,助手於平『逼』著他到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做了增強核磁。做完以後,這個『拼命黃郎』又馬不停蹄去北京開會。這是他生命中最後一次出差。人還沒回來,檢查結果出來了:疑似腫瘤。

  12月6日晚九點半,黃大年回到長春。7日一早,吉大一院下了『命令』:哪兒也不能去,必須住院,進一步檢查。

  12月8日,黃大年辦理了住院手續。當時,他還不知道最終的檢查結果是『膽管癌』。醫生只告訴他是個微創手術,懷疑是結石或者肌瘤,因此,他還沒有告知家人。

  12月10日,得知要切除很多器官,黃大年隱隱約約覺得事情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決定通知遠在南方的弟弟妹妹過來。

  12月12日,最後的團聚。上午,團隊師生們把黃老師從醫院接回家,在他家吃了頓餃子。想到辦公室還有一些材料,黃大年執意回一趟辦公室,師生們陪他回去。回學校的路上,車裡放著《斯卡布羅集市》的口哨版,正是黃昏時分,些許離愁別緒縈繞在車裡,黃大年望向車窗外,悄悄落下了眼淚。

  進了地質宮,黃大年整理完材料,到各個辦公室轉了一遭,跟大家打了招呼。他看上去很樂觀,還跟大家開了個玩笑:『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了?』

  晚上,回到家裡,他和弟弟妹妹吃了一頓久違的團圓飯。

  12月13日,師生們到醫院探視,黃大年把一個硬盤交給秘書王郁涵,裡面是一些需要妥善保管的資料;把一個筆記本交給學生孫勇,裡面是他對一些研究方向的新思考;托青年教師焦健給學生拷貝了一些學習和實驗用的文獻資料和軟件程序,都是他住院期間查閱收集的。

  下午,病房裡只剩黃大年一人,他靜靜地灌腸、輸液,等待手術。

  晚上,黃大年的大學同窗、中國地質科學院原黨委書記王小烈突然接到黃大年電話。談起病情,黃大年的語氣裡透著濃濃的消沈。王小烈盡力紓解,兩人聊了個把小時,還約定退休後帶上家人赴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12月14日,吉林大學校領導前來探望,黃大年又抓緊時間和他們討論如何吸引人纔、留住人纔。隨後,醫生把黃大年推進手術室。

  手術室的門即將關上那一刻,黃大年突然說:『我想出去再看看我的學生們。』他又回到手術室門口,跟二三十個老師學生一一握手,每個人都激動地說不出話。

  晚上8點,手術室外的學生們終於等到被推出來的黃老師。醫生寬慰他們,手術很順利。學生們目送他回到病房。他因為麻醉的原因還沒轉醒,只有手腳下意識在動。

  12月16日,咳喘不止的黃大年被轉回重癥監護室。學生張衝來看他,黃大年還問起他一個難題解決沒有,結果說著就睡著了。

  12月24日,平安夜。黃大年身體情況轉好,他的弟弟妹妹也回了南方。黃大年的胃口不錯,蔬菜、粥都能入口了。征得他同意後,幾個學生布置了一下病房,擺了好多平安果,看著滿屋的聖誕氣氛,黃大年有些出神。

  到了晚上,同學們把在地質宮慶祝聖誕的視頻發給黃老師。他在病床上通過微信對大家說:『今天正逢平安夜,這是我從英國劍橋回到長春的日子。一晃整整7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壯大,我們的成果正在展示,我們走過了不平凡的日日夜夜,都是大家辛勤工作努力的結果。我感謝大家的支持,感謝大家的努力。我銘記大家跟我在一塊兒,為了一個共同的志向和理想所付出的全部心血。』

  微信群裡,同學們又收到了黃老師的紅包。病房裡此刻播放著聖誕歌曲,黃大年反復聽、反復聽,意趣悠然。

  12月25日,黃大年又把於平叫到病房,詢問工作進展。

  後來的幾天,黃大年突然很想看海洋主題的紀錄片。他讓於平找來,一遍遍地看著畫面裡的一片深藍,沈浸在他的『巡海夢』中,直到睡去。

  12月3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2017年新年賀詞,黃大年請護士幫他放了一遍。1月1日,青年教師戴強、焦健等來看他,又給他重新放了一遍新年賀詞,他攢著氣力,囑咐了幾句鼓勵的話。

  1月2日,黃大年開始發燒。

  1月3日,發燒、咳嗽。

  1月4日傍晚,壞消息接踵而至。黃大年內髒出現大出血,轉氨?昇高、肝功能有衰竭傾向。在做灌腸的時候,他痛得大喊大叫。

  於平趕緊打了電話,妹妹黃玲再次連夜從廣東趕來,黃大年最後一次被轉入重癥監護室。不一會兒,醫生劉凱走出來,還沒等人詢問,他就像個孩子一樣『哇』地哭了:『希望很渺茫了!頭一次感覺到自己不想當醫生了。我從來沒有這麼難受過,看到黃老師這樣一個大科學家走到這一步,自己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肝昏迷伴隨器官衰竭,根據經驗判斷,4日或許就是大限。

  必須再做檢查。黃大年的手術車推了出來,重癥監護室的大門外,二十幾個學生手拉手站成一排,站在特別遠的地方默默守護著黃老師。

  兩輪搶救之後,黃大年情況比較穩定,心跳比較正常,他靠著頑強的求生意志奇跡般地熬過了『大限』。就在此時,他的女兒黃瀟在遙遠的英國生下了他的外孫,他卻已失去意識。

[1]  [2]  下一頁  尾頁
【聯系我們】國內頻道主編 手機號:15504500591 【我要收藏】【東北評論】【東北論壇】【我要糾錯

  視覺焦點

圖片新聞

 

今日推薦

 

龍江萬象

 

國內·國際推薦

 

影視圖片

 
明星家暴事件盤點
明星寵物顏值大PK

熱點圖片

 
如果您在本頁面發現錯誤,請先用鼠標選擇出錯的內容片斷,然後同時按下"CTRL"與"ENTER"鍵,以便將錯誤及時通知我們,謝謝您對我們網站的大力支持。
揭燴 SSI 恅璃奀堤渣